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康熙 銅鏨胎琺瑯胡人進貢像

胡人短髮捲曲後梳,頭戴髮冠,雙耳垂肩,佩戴圓形大耳璫。面部五官深邃,高顴凸頰,眉鬚濃密,深目勾鼻,咧嘴而笑,表情豐富生動。身穿葉狀粉領對襟排扣襯衣,袖口翻摺誇張,腰繫綁帶,下著綠裙,內搭紫色條紋束褲及五彩綁腿,裙襬垂曳於地,衣紋流暢自然,紋飾細膩,裝飾性強。右手上舉於胸前呈恭敬叩見之勢,左手垂於腰下捧金元寶,跣足呈單腿跪姿,呈現「胡人獻寶」之形象。胡人的頭部、四肢、領巾及膝蓋下方綁腿繫蝴蝶結均鍍金,並以鏨胎琺瑯工藝填飾深淺藍琺瑯釉相間長襯衣,束褲及綁腿則搭配色調明亮的黃、藍、綠、粉及紫色琺瑯,色彩繽紛,服飾華麗,細節繁複搭配完美,反映出中西文化的交流和融合。


清康、雍、乾盛世對外交往頻繁,傳教士及歐洲貴族來華,並帶來先進的歐洲文明,引起當朝統治者的濃厚興趣,尤以康熙帝最為熱衷。康熙五十四年時,義大利傳教士郎世寧來到中國,被康熙帝以藝術家身份召進宮中,進而孕蘊東西文化交會的多元氣象。在謝遂所描繪〈職貢圖〉(圖一),可見當時前來朝貢的各國使節與朝貢貿易之盛況,其中身著鮮豔條紋服飾的「大西洋合勒未祭亞省夷人」(註)與本件胡人穿著相似,印證了中西文化的相互滲透與融合,形成豐富而活躍的藝術。

 
      圖一                               圖二
圖一 清代謝遂〈職貢圖〉(大西洋合勒未祭亞省夷人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藝域漫遊:郎世寧新媒體藝術展》,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5 年,頁84-85
圖二 佚名〈萬國來朝圖軸〉(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清代宮廷繪畫》,香港商務印書館,1996 年, 頁240,圖版64

中國傳統中,外族都可被泛稱為胡人。胡人的相關題材自唐代起廣泛流行,至明清而不衰。每當中國歷代王朝在國力鼎盛之時,便有絡繹不絕外夷藩邦之國前來朝拜,如《隋書.音樂志》所載:「每當正月,萬國來朝,留至十五日於端門外建國門內,綿亙八里,列戲為戲場。」王朝政清人和、國力強盛時,才會出現萬國來朝繁榮景象,此象亦是衡量聖明之君的標準。康、雍、乾三朝是清代宮廷紀實繪畫鼎盛時期,常通過繪畫方式將重要歷史事件及人物記錄下來,如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萬國來朝圖軸〉(圖二),為宮廷畫家反映周邊藩屬國及西方諸國使臣向清王朝朝賀的繪畫,記錄太和殿外各國使臣攜帶賀禮前來恭賀新春的熱鬧情景。其中,手牽瑞獸的使臣,便與本作胡人有類似裝扮,皆穿著彩色條紋衣、束褲且赤腳,顯現大清帝國與外邦之人的往來頻繁。

 
     圖三                     圖四
圖三 清早期〈掐絲琺瑯蕃人落地式蠟臺〉,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琺瑯器編2 -清掐絲琺瑯》,紫禁城出版社,2011 年,頁138-139,圖版104

拍場類似作品
圖四 清康熙〈掐絲琺瑯胡人燭臺一對〉,拍賣於香港佳士德,2012 年5 月30 日,編號3906, 成交價HKD6,620,000

康熙年間清宮中,有許多以胡人為主題的琺瑯作,可歸因於康熙帝對於新奇事物好奇與喜愛。相關例證可見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早期〈掐絲琺瑯蕃人落地式燭臺〉(圖三),與本件〈銅鏨胎琺瑯胡人進貢像〉皆以胡人為主題,將異域人士深邃五官、濃密捲曲毛髮等特色生動呈現,人物形象及面部表情豐富,栩栩如生。本作以鏨胎技法表現,鍍金亮麗,內填琺瑯濃釉,明快鮮亮釉色散發出寶石般光澤,華美精緻,流光溢彩,令人讚賞不已。其文化意義上更與上述〈萬國來朝圖軸〉所表現的人物主題如出一轍,通過對當時西方諸國使臣前來朝貢盛況的描繪,表達滿清帝國以「天朝」自居的政治思想,也成為封建政權彰顯國力、拓地揚威以及民族融合的記錄和象徵。

註:明初,使中官鄭和遠使西洋。其時,始知有西洋各國而未盡詳。萬曆時,西洋人利瑪竇航海來中國,其徒繼來者益眾,士庶多與遊者。清康熙六年,通朝貢。據利瑪竇及南懷仁等稱:所經歐羅巴洲地七十餘國。其大者曰以西把尼亞,拂郎察,意大裡亞,熱爾瑪尼亞⋯⋯等。風俗尚天主教,通曆數,善製造。其熱爾瑪尼亞國中之合勒未祭亞省夷人,軀體壯闊,極忠義,受德必報。鄉內公設學塾,習武備者約居大半。嘗有遊往他國,彼君上必用為侍衛之屬。其地多山,冬月甚冷,善造室。婦人貞靜質直,工作精巧,能徒手交錯金絨,不用機杼,布最輕細。土生黃金,掘井恒得金塊,河底常有豆粒金珠。山產獐鹿兔豹,家畜大牛,以供珍饈。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