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明晚期 銅鎏金釋迦牟尼說法坐像 精湛罕見 實屬難得

文 / 陳俊吉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學博士

 

目前所遺存晚明時期內地的所造藏傳鎏金佛像,海內外各大博物館與私人所藏該類作品並不多見,如進一步要求造像須體態勻稱,刻劃細膩,細節繁複不苟,工藝精良,具一定藝術水平價值的造像,實為鳳毛麟角令人望之慨嘆。本件銅鎏金釋迦牟尼說法坐像出自倫敦蘇富比2006年春拍,乃晚明內地所造藏式鎏金佛,造像精湛罕見,今2016年春拍再現,可謂機緣難得。

尊佛為精銅鑄造,髮髻紺藍整齊排列,髻頂肉髻高隆成塔形,寶珠頂嚴。面相寬額豐頤,前額白毫處鑲嵌圓形紅寶石,眉眼平直,慈顏垂視,薄唇微笑,高鼻,五官深刻,並在上眼皮、鼻翼、唇圍處刻劃細紋,突顯細膩立體感。整體五官表情,呈現出肅穆莊嚴。耳輪肥厚,耳舟與耳甲深刻,耳垂下墜,顯得十分福相。坐姿端莊大方,呈現三角形,軀體結構比例勻稱略微豐腴,寬肩細腰,四肢健壯,肌肉飽滿,頸施三道弦紋,神態清靜沉穩。雙手當胸相對,皆食指與拇指相捻,其餘指頭自然舒展,右手在後,內掌心向外;左手在前,外掌心向內,構成轉法輪的說法印,故稱轉法輪印。身著藏密袒右式袈裟,衣角包覆右肩,衣紋邊裝飾繁複蓮花纏枝紋帶,裝飾帶兩側鏨刻細小連珠紋,袈裟內亦刻劃數道橫直裝飾帶,宛如田畔之景,故名「田相衣」或「福田衣」。身上衣褶轉折自若,貼身流暢,腿部裝飾略呈橢圓形褶襬,彰顯線條流動柔和。尊佛雙腳心鏨刻法輪,結金剛跏趺坐於束腰仰覆蓮臺之上,蓮瓣寬肥規整,呈現一周對稱分布,瓣尖突出於上方雕飾三朵卷雲紋似火焰,蓮瓣上緣飾珠紋一周,顯得極為精美。原封裝藏保存完好,底蓋中央刻有精美的十字金剛杵,配仰覆蓮檯紅木座。

回顧明代宮廷漢藏造像藝術史而言,以永樂至宣德時期最為精良,且是明代該類造像藝術的頂峰,宣德以後宮廷該類造像忽然銷聲匿跡,與朝廷政策及經濟活動有關,但官樣造像典範對於民間內地造像,整體而論仍有持續的影響力。例如首都博物館庋藏明景泰元年北京龍泉寺住持所施〈銅鎏金藥師佛像〉(圖一),便是延續著永宣造像的漢藏風格。但該類造像於明世宗即位後受到嚴重打擊,正史記載嘉靖元年、嘉靖十五年、嘉靖二十二年,皇帝曾下詔指使破壞內地藏傳佛教造像,這與明世宗本身信奉道教,對於藏密風格造像反感有關。歷經明世宗毀漢地藏密造像影響,使得內地製造藏傳佛教風氣一蹶不振,佛教藝術也開始回歸漢地傳統造像獨立發展之路。到了晚明萬曆時期,因為神宗皇帝生母慈聖皇太后崇佛的影響,整個大明王朝又將佛教信仰重新興盛起來,此時漢地造像藝術如火如荼的復興。這時期所造的佛教藝術品甚多,幾乎清一色為漢傳造像藝術體系,其造像藝術體態豐腴,神態沉靜莊嚴,例如竣工於萬曆六年北京慈壽寺塔(圖二),該塔由皇權下詔所建,塔券門上的裝飾磚帶,刻有如來像,皆以漢傳造像表現。

   
             圖一                                 圖二                                 圖三                       圖四
圖一 明景泰元年〈銅鎏金藥師佛像〉,首都博物館庋藏,出處:《北京文物精粹大系:佛造像卷(上)》,北京出版社,2001年,頁153,圖版115
圖二 萬曆六年〈慈壽寺塔之佛像〉(局部磚雕),北京慈壽寺塔,陳俊吉博士拍攝
圖三 明永樂〈銅鎏金釋迦牟尼佛像〉,首都博物館庋藏,出處:同圖一,頁150,圖版112
圖四 清康熙二十一年〈銅鎏金藥師佛像〉,首都博物館庋藏,出處:同圖一,頁212,圖版180

萬曆朝廷的崇佛,對於藏傳造像並未帶來復興之路,使得此時期所遺存的漢地藏密造像不多見,本件拍品顯得難能可貴,呈現出承接永宣造像風格,下啟康熙漢藏造像的時代轉捩點。本造像雖延續永宣藏密造型之風,但與其相較還是有些差異,反映出自我時代風華特色。若將本尊與首都博物館庋藏明宮廷永樂年間施〈銅鎏金釋迦牟尼佛像〉(圖三),以及明景泰元年民間內地仿官方造像的〈銅鎏金藥師佛像〉(圖一)相較,可以發現晚明獨特的藝術品味。首先,永宣造像臉部風格較方圓,彎月兩眉通常相連,下方接著鼻樑,無山根或者山根不明顯,後期造像臉部方圓略顯修長,山根愈趨彰顯,面部寬平越趨明顯漢人審美特徵。其次,明代永宣造像的藏式佛像耳垂,通常刻有明顯的耳洞或者鑿深凹痕,但晚明漢式造像的佛像耳垂通常寬厚渾圓,上方不鑿深痕與耳洞,以契合漢族的審美品味。本作呈現漢藏造型,於耳垂處卻十分豐厚無洞及深痕,顯然是受到晚明漢傳造像復興之影響。再者,永宣造像此時袈裟邊緣通常不施以裝飾帶的卷草紋,若有施通常也是略加淺刻裝飾,但晚明時期通俗文化裝飾品味盛行朝野,喜好深刻線劃裝飾。然蓮臺呈現束腰仰覆一周蓮花瓣,花瓣飽滿有力,早期蓮花瓣較小,瓣形方尖明確,頭部飾有立體的卷草紋,爾後花瓣逐漸厚重寬肥趨勢,瓣形方尖略弱化。最後,永宣造像的蓮臺花瓣兩側上下緣,通常各飾一周大小一致的連珠紋,然該樣式持續至明末,本尊造像省略下緣連珠紋,反映晚明新品味的展現。

康熙朝廷對造像,承襲明代永宣風骨,又加入自我品味,開啟時代風華。首都博物館庋藏清康熙二十一年〈銅鎏金藥師佛像〉(圖四)造像外觀上與本拍品也十分相似,但體態略修長些。蓮花座的花瓣亦呈現寬肥蓮瓣樣貌,蓮瓣上側飾一周連珠紋,下側無,該樣式與本品相同。庋藏於遼寧博物院一尊康熙年間製造的〈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圖五),該佛像五官具漢地造像特點,袈裟衣邊刻劃纏枝紋裝飾帶,袈裟內部刻劃數條橫堤、豎條成福田衣貌,蓮寬肥,尖處呈現三朵卷雲紋,皆與本拍品相似。這些案例皆反映清初繼承明代造像形制的模仿與再現,並且加入自我的品味。

本品手印呈現轉法輪的模樣,在印度早期佛教造像中該手印象徵釋尊悟道後在鹿野苑(Sarnath)展開第一次說法,演說苦、集、滅、道的「四聖諦」教法,史稱「初轉法輪」。雙手結印,食指與拇指相捻,表示法輪是智慧與慈悲的結合;手豎起三指除表示佛、法、僧三寶的結合外;右手豎起三指更進一步蘊含佛教中的三乘道(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左手豎起三指則為傳遞出修行者大、中、小三力,整體反映出佛陀說法,度脫一切有情眾生。今拉薩布達拉宮庋藏八世紀〈克什米爾釋迦牟尼佛像〉(圖六),即是一例。明清時期漢傳顯教造像中,出現手結此印造像的釋迦牟尼佛,但並不多見。此時釋迦牟尼佛最常以一手禪定印,另一手觸地印的降魔成道的手印出現,至於轉法輪印則通常用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佛中的過去燃燈佛。在羅得島設計學院美術館庋藏清康熙元年的〈銅鎏金燃燈佛〉(圖七),可資參考。

   
               圖五                       圖六                            圖七                           圖八
圖五 清康熙年間〈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遼寧省博物館庋藏,出處:《妙相莊嚴:遼寧省博物館藏佛教造像精品集》,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頁166
圖六 八世紀〈克什米爾 釋迦牟尼佛像〉,拉薩布達拉宮管理處庋藏,出處:《聖地西藏-最接近天空的寶藏》,聯合報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頁96,圖版012
圖七 清康熙元年〈銅鎏金燃燈佛〉,John M. Crawford Jr.遺贈,羅得島設計學院美術館庋藏,出處:《Wisdom Embodied: Chinese Buddhist and Daoist Sculpture i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Yale Univ Pr,2010年,頁23
圖八 拍場類似作品 明末 / 清初十七世紀〈鎏金銅釋迦牟尼坐像〉,拍賣於香港蘇富比,2014年4月8日,編號3058,成交價HKD 3,640,000

審度該尊佛像延續永宣造像風格,但又融入晚明獨特的漢地造像品味,使得面目趨於漢化與樣式化,著重細部刻劃裝飾,雖然清代初期雍正宮廷藏密造像品味主體是延續明代永宣風格,但仍無法跳脫晚明品味的影響,此拍品的出現無疑是歷史脈絡中最佳例證。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