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Yu Jen Taipei

選單

104 東漢  白玉鏤雕羽人騎龍長方形飾

104 東漢  白玉鏤雕羽人騎龍長方形飾

L14.5cm

來源
奉文堂收藏
梅英明先生私人收藏,1990 年代購自奉文堂
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收藏

預估價

TWD
300,000-400,000
USD
10,700-14,300
HKD
83,300-111,100
RMB
69,770-93,020
2021秋季拍賣
拍賣|
2021年12月25日(星期六) 7:00pm 
地點|
台北市中正區南昌路一段1號(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館-1915荷造り場)
預展|
2021年12月18-24日上午10:00至下午6:00
2021年12月25日 上午10:00至下午4:00
地點|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7樓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聯絡資訊:
+886-2-2358-1881
art@yu-jen.tw
 

拍品簡述



白玉質,局部褐黃色沁,晶瑩潤澤。珮呈長方形片狀,窗櫺式邊框,採鏤雕及細陰線技法雕琢。正面細陰線淺刻,背面平整光潔,仍能感受手工打磨、斜直線搓磨之痕跡。框內鏤雕一組由羽人、行龍及鳳鳥組成之構圖,龍體型碩大佔據大部分器表。畫面中羽人踞坐龍背,雙手托寶,予人穩如泰山、氣定神閑之感,與龍的神態形成鮮明對比,在一動一靜中,凸顯羽人的威嚴和高深之情。行龍,鼻吻朝上翹起,張口含珠,頸部彎曲成弧形,身體採「之」字形向後延伸,尾長而上捲,四肢健碩,以昂首闊步的姿態行於雲海之上,形象逼真,有龍行千里之勢。鳳鳥體型較小,位於龍後方,圓首,長彎勾喙,冠羽後傾,尾羽從身後向內翹升,足收表現出相隨起飛狀。今湖南省長沙市博物館庋藏西漢中期〈玉長方形龍馬紋飾〉(圖一)與本件玉飾皆以長方形採鏤雕及陰線刻技法極為類似,可資參考。唯本品以羽人駕龍,鳳鳥相隨的細膩構圖,略勝一籌。

中國早於商代就有羽人文化實物,並曾出現於三星堆等地。《山海經·.海外南經》:「羽民國,在其東南。其為人長頭,身生。」尤其在秦漢道教興盛後更為流行,受「好道學仙,中生毛羽,終能飛天」的影響,除羽人形象外,還出現有翼神獸。漢樂府民歌《長歌行》:「仙人騎白鹿,發短耳何長!導我上太華,攬芝獲赤幢。來到主人門,奉藥一玉箱。主人服此藥,身體日康強。發白復還黑,延年壽命長。」羽人形象的出現,說明漢代人幻想自己能像鳥一樣展翅飛翔,升入仙境,以求長生不老。

在玉器中,羽人與有翼神獸表現非凡想像的「飛天」神力,或寄託人們辟邪鎮惡的願望,或與漢代封建統治階級所幻想的「羽化升仙」宗教思想有關,在漢代文物中尤其豐富。如1966 年陜西省咸陽市新莊漢元帝渭陵西北漢代遺址出土,陜西省咸陽市博物館庋藏西漢〈玉仙人奔馬〉(圖二)、1969 年河北省定縣四十三號漢墓出土,河北省定州市博物館庋藏東漢〈玉座屏〉(圖三),及本件東漢〈白玉鏤雕羽人騎龍長方形飾〉,主題皆為最典型仙人和長有羽翼瑞獸,充分體現漢代人們期望藉助神力飛往「天國」,從而永生不死的美好遐想。


文獻參考
圖一   西漢中期〈玉長方形龍馬紋飾〉, 1975 年湖南省長沙市咸家湖曹巽墓炫出土,湖南省長沙市博物館庋藏  
出處:《中國玉器全集 4 -秦.漢-南北朝》,河北美術出版社, 1993  年,頁 104 ,圖版 142
圖二   西漢〈玉仙人奔馬〉, 1966 年陜西省咸陽市新莊漢元帝渭陵西北漢代遺址出土,陜西省咸陽市博物館庋藏  
出處:同圖一,頁 108 ,圖版 147
圖三   東漢〈玉座屏〉, 1969 年河北省定縣四十三號漢墓出土,河北省定州市博物館庋藏  
出處:同圖一,頁 185 ,圖版 257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