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嘉慶  御製青金石「養之如春」瑞獅鈕印璽

24 清嘉慶  御製青金石「養之如春」瑞獅鈕印璽

H7.6cm 印面4.6x4.6cm

印文:養之如春

 

倫敦蘇富比2011年11月9日編號127
台北宇珍2014年4月19日編號302

展品簡述

       青金石質,藍色為基調,醇厚光潤,金星滿布,光潔中古貌淵懿,匯天地之靈。印呈方形,四壁光素,上雕瑞獅作俯臥回首狀為鈕,雙目炯神,神態威猛,頭部鬃毛向後翻捲貼頸,肢體豐腴彎曲,背脊突出,顯現出穩健飽滿的形體特徵,其穩坐於寶璽之上,予人平靜安定、穩守四方之祥和氣度。印面陰刻篆書「養之如春」四字,字口深峻,刀法峭拔勁挺,本印著錄於《清代帝后璽印譜》第九冊,嘉慶卷二,頁193。(如圖一),其尺寸大小及印文篆法布局,皆相符合。
 
圖一
 
       青金石是一種較為罕有的寶石,比玉石貴重得多,在中國古代稱為璆琳、金精、瑾瑜、青黛等,通體呈現全藍色或帶有點狀金星的青金石越為珍貴。更因青金石的色相如天,又稱「帝青色」,帝王本自喻為天子,故以青金石作為上天威嚴崇高的象徵。據中國最早的地理志書《尚書禹貢》記載:「夏朝,帝王以神聖的青金石作禮器。」另《皇朝禮器圖式》與《清會典圖考》等清宮典籍載:「唯天壇用青金石,地壇用琥珀,日壇用珊瑚,月壇用綠松石」。皆借玉色來象徵天、地、日、月,其中以天為上,因之皇帝特佩戴青金石朝珠用於祭天大禮,充分展現了皇家製器法度之精深,皇權之威儀。
本件印璽印面所刻「養之如春」一語源自東漢.班固《答賓戲》敘傳上:「其君天下也,炎之如日,威之如神,涵之如海,養之如春。」意指作為君主天子,必須如同太陽一樣熱情,和神明一樣威嚴,有大海一般的涵量,如同春天一般滋養萬物。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嘉慶〈青金石「仁心流露」龍鈕印璽〉(如圖二),與本件同為青金石質方印,上雕龍鈕,其尺寸比本件略小,印面陰刻篆書「仁心流露」四字,意表以「仁」為本是嘉慶主張,在御製詩文中「仁心」、「仁政」篇屢見不顯。以此可知本印選材用字,其用於提醒帝王該如何愛民親民,才能穩定國家、得心於民,與青金石材象徵上天的搭配可說是天作之合。
 
       朱家溍《明清帝后寶璽》言:「寶璽者何?天子所佩曰璽,臣下所佩曰印。無璽書則王言無以達四海,無印章則有司之文移不能行之於所屬,此秦漢以來之事也」,秦統一中國之後,規定只有皇帝所用印才能成為璽,象徵皇權、具有至高無上地位的器物。清宮常使用的寶璽可分為官章和閒章,官章主要為皇帝權利之用,而閒章所含則更為廣泛。有清一代,皇帝十分注重漢文化的修養,其程度之深,研究之精,有目共睹,故而出現了大量深具文化底蘊的閒章的刻製。在所有清代帝王寶璽中,也以閒章寶璽所占比重最大,這其中尤以康、雍、乾、嘉四朝為盛。這些寶璽都是皇帝的御用之物,製作時多由皇帝下旨,由內府各作御用工匠完成,一般要經過選料、雕鈕、選擇印文、書篆、呈皇帝御覽、修改、刻製、磨光、進呈等程式,要求嚴格,作工精細,極具皇家雍容華貴之特色。其質地包括玉、石、木、骨、金屬等,幾乎囊括了能夠製作印章的所有材料。其鐫刻書齋、樓閣、館院等室名於印材上,世傳始於唐代宰相李泌「端居室」玉印。其後士人風靡景從,矜持風雅,多有齋堂館閣印,清代歷朝皇帝的閒章即為這類印章之延伸。
 
圖二
 
       本件「養之如春」寶璽,雕琢奇美,精緻傳神,達到料好精工的完美呈現,體現嘉慶皇帝對青金石個人的審美喜好。又《石雅》云:「青金石色相如天,或復金屑散亂,光輝燦爛,若眾星麗於天也」。故古人尊青金石為「天石」,以此用於天子之寶璽,除表其尊崇的權貴外,同時它還是一種「平和」、「祥瑞」、「善良」的象徵。嘉慶承接乾隆朝遺風,比之乾隆朝數量繁多之各種璽印,嘉慶朝所見者並不多,故在2011年10月5日香港蘇富比,拍賣編號1910,清嘉慶〈嘉慶帝御寶鏤雕龍鈕碧玉璽〉(如圖三)即以高價成交,足見其極為稀有珍貴。本件御製青金石「養之如春」瑞獅鈕印璽,卓爾不群,其紀錄可稽,更屬珍稀難得,極具收藏價值。
 
 
更多圖片及介紹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