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乾隆  鎏金銅智波羅密母

04 清乾隆  鎏金銅智波羅密母 大清乾隆年造、智波羅密母、瑜伽根本

H19.5cm

 

國泰美術館舊藏
台北宇珍2010年12月11日珍寶閣專拍編號110

展品簡述

       佛母頭戴五葉寶冠,束菩薩髮髻,上嵌摩尼寶珠。面露寂靜相,雙耳佩戴垂花耳環,耳後有束髮繒帶。袒上身,腰部纖細,胸前垂掛項飾瓔珞,肩披帛帶,下身著長裙,腰繫如意結飾,長裙貼身並刻畫出細膩裙襬褶痕與圓花點。左手持枝葉,右手握摩尼寶,右舒坐於三層連珠覆蓮底座。底座正面上緣浮雕「大清乾隆年造」六字橫書款,下緣鏨刻「智波羅密母」,後面底座則鐫有「瑜伽根本」四字陰刻款。
 
       根據北京故宮的專家指出,藏傳佛教修行的六個部分(六室),在清宮稱之為「六品佛樓」。依次是:一室般若品、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四室瑜伽根本品、五室德行根本品、六室功行根本品。室內按照藏傳佛教顯宗即般若品;密宗四部中事部即功行根本品;行部即德行根本品;瑜伽部即瑜伽根本品;無上瑜伽部分為兩品,即無上陽體根本品、無上陰體根本品,合計為「六品」,按此供設佛塔、佛像、畫像、供器、法器。
 
       相關學者亦曾明確指出,清宮內務府所轄的「六品佛樓」共有八處之多,其中紫禁城內囊括四處,即:建福宮花園內的慧曜樓,中正殿後的淡遠樓,慈寧宮花園內的寶相樓,寧壽宮花園內的梵華樓等。除此此外,承德避暑山莊亦有三處,包括:珠源寺中的眾香樓,普陀宗乘之廟大紅台的西群樓,須彌福壽之廟妙高莊嚴的西群樓等,以及長春園內含經堂西的梵香樓。這八座六品佛樓相繼建成,也形成相異的六品佛樓佈局,不過根據專家的研究,六品佛樓的發展模式似可分為三期,即成型期:以慧曜樓、梵香樓、眾香樓三處為代表,基本確立六品佛樓的框架。成熟期:以寶相樓、普陀宗乘之廟、淡遠樓為代表,其中寶相樓反映六品佛樓神系完善的過程;普陀宗乘之廟的設計形式,為須彌福壽之廟六品佛樓的創建提供借鑑;而淡遠樓則是這一時期六品佛樓陳設最後新變化。衰弱期:以梵華樓、須彌福壽之廟為代表,二者是對寶相樓、普陀宗乘之廟的翻版,並無任何創新,而且內部陳設也形成了一套模式。
 
       有關瑜伽部的「瑜伽」二字含義,據佛經演繹可知瑜伽就是「相應」,也就是「合一」的意思,因為事部、行部均少了很多,大部份都在修「禪定」,「禪定」主要的目的是「相應」與「合一」。此時的「佛性」與「我人」相互合一,我與佛性有了感應,大概就是「瑜伽根本」的意義所本。另外,管窺波羅密的意義,依梵語的原義,似乎具有到彼岸的行為,具行為的方法,涵蓋了運作的要義,可以說是究竟之道;譬如從生到死,究竟而入涅槃,便是波羅密的詮釋。例如大智度論中即說:「般若波羅密是諸佛母,諸佛以法為師;法者,即是般若波羅密。」
 
       此件智波羅密母的鎏金裝飾華麗異常,而乾隆年間曾以「紫金琍瑪銅」製作一批精美佛像,所造佛像不僅法相莊嚴,而且金碧輝煌,被視為是藏傳佛像中的貴重神品。而所謂「紫金琍瑪銅」,根據清宮《活計檔》所述:「……擬造高九寸六分紅銅胎基鎏金背光座,紫金琍瑪銅無量壽佛九尊。約用紫金琍瑪銅四十六斤五兩五錢。內對化用:紅銅條三十六斤,自然銅六斤十一兩九錢,金三十六兩,銀二十一兩六錢,錫七兩二錢,銅七兩二錢,鉛七兩二錢,水銀七兩二錢,五色玻璃面十一斤四兩,金剛鑽石二兩一錢六分。」經由這個案記錄不難發現,紫金琍瑪銅無疑是一種集多種貴重金屬所鎔鑄而成的稀有精品。此件鎏金智波羅密母比起梵華樓的智波羅密母銅像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說佛像以紫金琍瑪銅製作或亦有其可信的推論基礎。
 
       綜合以上的論述,結合北京故宮博物院梵華樓「四室瑜伽根品」的室內陳設可知,智波羅密母原是陳設於東壁第三層第三龕的造像,然因梵華樓屬於衰弱時期的作品,故可推論是件品相精美的鎏金銅智波羅密母坐像,當屬於成熟的產物,只是到底屬於寶相樓或淡遠樓的陳設,由於目前資料未臻完整,只能期待方家未來能有更進一步的考證與研究,然能得到此件坐佛者,非但有緣,更是幸福與智慧的美好延續。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