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Jen Taipei Art & Antique Auction | Private Sales

MENU

De Xin Shu Wu: An Important Private Asian Snuff Bottle Collection II


文|張偉華



1975 年,我踏入古玩行業,1978 年,首次到香港、澳門一探古玩界的國際市場。當時才入行三年,還是新手,對古玩品項還很陌生,初赴港澳,也等於是學習古玩的真正開始。猶記得在那個時候,白玉小掛件和鼻煙壺,是在香港古玩市場最容易接觸到的項目。當時的「海運大廈」,也就是現在的「海港城」,有「同豐行」、「年豐行」,以及荷里活道的「金豐行」等古玩店,我就是在那時學習到最初級的鼻煙壺知識。此後幾年陸續與諸多專家交流,也使我對鼻煙壺的知識、專業都日亦漸豐。因此大約1990 年代,「德馨書屋」藏家為充實其收藏,委託我幫忙掌眼蒐羅,我慨然應允,在那段時間經常四處奔波,不只往返港台,甚至歐美等拍場也都勤於關注,只為幫忙成就出最高品質。


328 清〈黃玻璃龍紋鼻煙壺〉

鼻煙壺有「集中國工藝美術之大成」一說,用於製作鼻煙壺的材料多元,有人說,除了鑽石以外,任何材料均可用來製作鼻煙壺,弄懂一種材料就得學習好一陣子,真是五花八門。而在各種材質的鼻煙壺中,料器是最常見且重要的一類,其可分為單色料及多色套料等。單色料如編號328 清〈黃玻璃龍紋鼻煙壺〉,壺以黃色玻璃製作,色彩明亮鮮豔,兩種風格的龍紋雕琢細緻,變化豐富,層次感強,富有極佳藝術感染力。且黃玻璃色料為皇室專用品,稱為「御黃」,又稱「黃玉」,盡顯皇家氣韻。


圖一 1994 年Robert Kleiner & Co. Ltd. 出版封面

而鼻煙壺的套料,可套單色、多色,分別展現出不同的藝術效果。乾隆以後的料器鼻煙壺,套色刻劃講究,題材繁多,「矩鑿所至,細入毫髮,捫之有棱,龍鳳蟠螭,魚雁花草,山川彝鼎,千各百種,淵乎清妙。凡所造作,或稱曰皮。」北京製作料器鼻煙壺最著名的三個作坊分別為「袁家皮」、「辛家皮」、「勒家皮」等,更有揚州工套料(圖一)。揚州工套料的特點,多以白色玻璃為地,其上套單色裝飾,並且多有題字、題詩,展現出秀氣、文雅的細膩效果,在各類風格的鼻煙壺中別具一格。如編號321 清〈白套紅玻璃八駿圖鼻煙壺〉、編號322 清〈白套黑玻璃雞鳴報喜圖鼻煙壺〉,都是標準的揚州工套料。在純白溫潤的色料上分別套上紅、黑等色料裝飾,並根據主題題寫文字,色彩對比分明,產生如剪影般的特殊效果,是收藏鼻煙壺不可或缺的一個品類。


321 清〈白套紅玻璃八駿圖鼻煙壺〉


322 清〈白套黑玻璃雞鳴報喜圖鼻煙壺〉

另一類常見的鼻煙壺材質為瑪瑙,一般有「影子瑪瑙」、「巧雕瑪瑙」等,如編號303 清〈瑪瑙巧雕寶鴨銜蓮鼻煙壺〉,巧用瑪瑙本身天然色層雕琢,幻化出具象圖樣,別具心裁。在巧雕類的瑪瑙鼻煙壺中,又以蘇州工瑪瑙鼻煙壺最為講究,充分利用瑪瑙石上有顏色的部分,施以精美的雕刻,巧奪天工,完美展現出工匠巧思與純熟技藝。如編號307 清〈瑪瑙蘇作雙猴採芝圖鼻煙壺〉,出版於《Robert Hall: Chinese Snuff Bottles III》(圖二),瑪瑙細膩如脂,將俏色順勢雕琢為雙猴,雕者運刀變化多端,一刀一刻,頗似筆墨般靈活,一幅水墨猿戲圖躍然眼前。蘇作工藝精美絕倫的藝術風格,受皇帝讚揚和喜愛,也傳播於皇家乃至京師,亦是各地要員上呈皇帝的貢品,這類精品往往在市場上也是千金難買。像是早在1989 年的香港蘇富比拍場,一件上等蘇州工瑪瑙鼻煙壺(圖三),便以港幣24 萬元成交,在當時可說是驚人高價。時至今日,品質上乘的蘇州工瑪瑙鼻煙壺,仍是藏家們的心頭好。


303 清〈瑪瑙巧雕寶鴨銜蓮鼻煙壺〉


307 清〈瑪瑙蘇作雙猴採芝圖鼻煙壺〉


圖二 307 清〈瑪瑙蘇作雙猴採芝圖鼻煙壺〉出版於《Robert Hall: Chinese Snuff Bottles III》,1990 年10 月,頁92,圖版55
摘錄自Robert Hall 網站



圖三 1989 年香港蘇富比拍賣圖錄封面作品,成交價 HKD 240,000

此外,玉石也是常見的鼻煙壺材質,玉文化是中國文化代表之一,歷朝歷代上至帝王權貴,下至平民百姓,都對美玉有著別樣情懷。以玉石製作的鼻煙壺,結合傳統雕刻技法,或運用復古紋飾,或利用動植物造型,變化之多樣令人目不暇給。如編號315 清〈白玉東山報捷圖鼻煙壺〉,以傳統史料故事發揮,畫面呈現極富戲劇張力;編號316 清〈翡翠嵌百寶金絲鼻煙壺〉,以翡翠為主體,加以金、寶石為裝飾,用料奢華,工藝細膩精巧,嶄露清代貴族精緻富麗的不俗品味。


315 清〈白玉東山報捷圖鼻煙壺〉


316 清〈翡翠嵌百寶金絲鼻煙壺〉

1980 年代,由於投入香港拍賣,結識了蘇富比的Mr. Julian Thompson(圖四)和Mr. Jim Lally(圖五)及Mr. Robert Kleiner(圖六)。其中不得不提的一位,那就是Mr. Robert Kleiner,他是經驗老到的鼻煙壺專家,於是有機會便向他學習更深入的鼻煙壺知識。先生是位老派的英國紳士,每次我到倫敦,他一定安排專車至酒店,接我去他府上閒談,看看鼻煙壺,吃頓簡餐,再以專車送我回酒店,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倆建立起亦師亦友的深厚交情。後來Mr. Robert Kleiner 離開了蘇富比,在香港成立Belfont Company (H.K.) Ltd.,專門經營鼻煙壺。


圖四 Mr. Julian Thompson 與張偉華先生


圖五 中間排(左起):Robert Kleiner、Jim Lally、Julian Thompson,攝於1983 年香港蘇富比


我在1991 年6 月,受「德馨書屋」藏家的委託,跟Mr. Robert Kleiner 買了一件瑪瑙蘇州工鼻煙壺,也是本次編號307 清〈瑪瑙蘇作雙猴採芝圖鼻煙壺〉,無論雕工或質地都非常的好,這是他從Mr. Robert Hall 處買來的。經過數年時光,約2013 年左右,我再度受「德馨書屋」藏家委託為其整理多年來的藝術品收藏,再度將這件鼻煙壺拿於手中欣賞時,想起它曾出版於圖錄,因而與Mr. Robert Kleiner 聯繫,當時他也爽快的答應可以再提供出版圖錄給我。但他回倫敦後,卻再也沒回香港,我們自此斷了音訊。後來才聽拍賣公司的友人跟我說,2014 年,他在倫敦因心肌梗塞去世了,不禁令人非常惋惜。不僅是我失去了一位知心好友,鼻煙壺領域也少了一位伯樂。


圖六 Mr. Robert Kleiner

這次提筆寫到這段往事,再想起多位好友祝賀我這幾年重振古玉市場,然轉首回顧,卻已飛逝二十多年,真是流年似水,如今我也白髮蒼蒼,「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這一生在古玩行業有這麼多的好友一起努力、相互扶持,也足慰平生。而這次專拍,也是紀念我當時為「德馨書屋」盡心收藏的一個回憶,一個紀錄,也是我在鼻煙壺領域的一個里程碑,期與各界藏家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