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竹風徐徐,藝韻悠悠 - 香港半閒居主人竹刻收藏觀後記

文 / 廖堯震  《典藏古美術》總編輯

於讀書或生活的空間,藉精巧之珍玩擺設來展現生活美學和精神世界,可謂古今最為風雅、也最引人嚮往的文人藝事。這些一般通稱的「文房清玩」,種類繁多,含括了筆、墨、紙、硯、印、香筒、香爐、筆筒、供石等文房陳設器。在這之中,又以竹刻一類的作品,較金、玉、象牙、犀角等材質之文房清玩,更別具一番意趣。縱然竹料之價格相對低廉,一旦經竹人巧手慧心打造,便能賦予其高度的藝術表現及價值,自成獨一無二的清曠雅趣,令人低迴品味再三。

就以2015年於香港藝術館展出的知名藏家葉義之竹刻收藏來說,全場150件精采展品,即讓人見識到竹雕藝術自明末至民初三百年來流派紛呈、名家輩出的發展盛況。《典藏古美術》於展覽期間,亦有幸共襄盛舉,在專題中邀請學者介紹《竹人錄》一書及嘉定派竹人之生平、絕技,並專訪台、港著名藏家分享其長年收藏及研究竹雕之心得,深入其愛竹成癖和以竹雕會友的情境。今年因宇珍春拍的緣故,又適巧在台灣一睹香港藏家「半閒居主人」之精藏,於本次專拍的101件竹木角雕中,喜見許多雕琢細膩、工藝水準極高的竹刻佳作,為之嘆賞不已!以下便從中擇取足堪代表明末至清中葉竹刻鼎盛期之各流派竹刻作品,以饗讀者!

圓雕、鏤雕的藝術:明末「三朱」及其傳派

明代「三朱」―朱鶴、朱纓、朱稚征父子,是在嘉定派竹刻發展史上被譽為開山祖的三大家。朱鶴以刀刻竹,率先將雕鏤玉石之技巧和書畫表現糅為一體,而由其子小松、孫三松克紹箕裘;及至三松時,於圓雕、高浮雕與透雕等各種竹刻技法,尤已臻於純熟完備之境。在「半閒居」藏品中,便有一件〈竹雕「三松」款蒼松紋臂擱〉(Lot 026),其「三松」行書款刻於臂擱上緣,作品本身則結合高浮雕與鏤雕技法,刻塑出飽經風霜、松針繁茂且松幹扭屈勁挺的孤松形象;刀工嫻熟,蒼勁有力,為少見精緻之作。另一件〈竹根雕「三松」款和合二仙〉(Lot 030)的「三松」款刻於下方岩背處,與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之明〈竹根雕漁翁〉上所見款識類似;此件高27.3公分的圓雕,以舒暢圓轉之刀法刻劃衣紋,並極其生動地表現二仙眉開眼笑、憨態可掬的面容,其風格與金西厓舊藏、經王世襄鑑定為「三松」圓雕精品的〈竹根雕老僧〉亦有諸多神似處,頗堪重視。

 Lot 026 十七/ 十八世紀〈竹雕「三松」款蒼松紋臂擱〉 

除了上述〈竹根雕「三松」款和合二仙〉(Lot 030),另有數件大型圓雕作品,如〈竹根雕伏虎羅漢〉(Lot 029)、〈竹根雕魁星點斗〉(Lot 031)、〈竹根雕八仙過海泛槎〉(Lot 073)等,亦屬竹雕工藝上乘作。前兩者,一為刻劃頭戴高僧帽、作濟公裝扮的羅漢,坐於湖石之上、一腳踏於虎背的模樣,另一則刻劃魁星一手捧墨、一手執筆、一足向後踢斗、一足踏於自海中湧現之鰲頭的形象;至於後者,則是依竹根之外形雕為長形舟狀,兩面分飾八仙渡海、結伴赴宴與「香山九老」聚會雅集的故事。此三件作品雕工精細、注重細節,無論人物之造型、開相,俱維妙維肖,且於衣紋刻劃上極為精美;尤其〈竹根雕八仙過海泛槎〉(Lot 073)在表達人物群組活動的層次與空間立體感上,糅合了淺刻、高浮雕、透雕等技法,於設計上更見匠心獨運,誠為難得一見之精品。

Lot 073 十八世紀〈竹根雕八仙過海泛槎暨海濤烏木座〉

此外,在「半閒居」竹刻收藏中,尚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小型圓雕,其工藝水準絲毫不遜於大型擺件。如刻劃人物及動物的〈竹根雕笑獅羅漢〉(Lot 006)、〈竹根雕蟾蜍〉(Lot 059)、〈竹根雕劉海戲金蟾〉(Lot 062)等,俱以竹根雕成,結合圓雕、浮雕造型,再依續施以浮雕和細密陰刻手法,將物象的姿態和神情刻劃得栩栩如生。其中,〈竹根雕笑獅羅漢〉(Lot 006)的神韻風采及技法,與台北故宮所藏明代同主題作品相當類似;而〈竹根雕蟾蜍〉(Lot 059)的造型與刻工,則與香港麥雅理(Brian McElney)舊藏之〈「沈大生(禹川)」款竹根雕蟾蜍〉同屬一格。另有以吉祥植物為主題的〈竹根雕瓜果暖手〉(Lot 053)、〈竹根雕靈芝筆擱〉(Lot 057)等,亦採用圓雕、鏤雕等技法,表現花果飽滿盈潤及花葉蜷曲翻折的寫實效果;竹人在此借用竹葉原有之斑紋,作樹癭結疤或花葉遭蛀之情狀,善用天然巧作、宛若天成,可謂逸趣橫生。

吳之璠「薄地陽文」最為工絕

繼明代「三朱」之後,將竹刻工藝帶向登峰造極之境的第一人,自非吳之璠莫屬。活動於清康熙年間的吳之璠,雖同樣出身於明末嘉定派「三朱」鏤雕工藝的傳統,然其自行發展出「薄地陽文」技法,又別創一番新的藝術成就。「半閒居」藏品中,便有多件筆筒屬吳之璠一派,如〈竹雕太白醉酒圖筆筒〉(Lot 018)、〈竹雕劉海戲蟾筆筒〉(Lot 043)、〈竹雕丁山射雁筆筒〉(Lot 050)、〈竹雕採藥仙翁觀天筆筒〉(Lot 081)、〈竹雕指日高昇圖筆筒〉(Lot 088)等作品,皆以刻陽文刀法中的淺浮雕技法,將鄰近紋飾周圍的竹地剔去薄薄的一層,令紋飾微微凸起於器表,然後再於其上略施陰線刻劃;其精刻細琢之處,可見人物肌膚或面部之溫潤光澤,及衣紋線條圓轉流暢之變化,可謂栩栩如繪。諸作當中,又以〈竹雕太白醉酒圖筆筒〉(Lot 018)最為生動和富有立體感;而〈竹雕指日高昇圖筆筒〉(Lot 088),則採近景平拖的對角構圖,藉虛實對比營造出空間的清曠感,並以俐落刀法刻劃松樹,凡此種種,皆與吳之璠〈竹雕松蔭迎鴻圖筆筒〉有異曲同工之妙,亦屬佳作。

Lot 006 十八世紀〈竹根雕笑獅羅漢〉

可資留意的是,藏品中尚有一件〈竹透雕竹林七賢圖香筒〉(Lot 070),乃以浮雕、透雕和淺雕並用之技法,在寸半直徑的面積上,以全景式構圖將魏晉七賢隱逸竹林、靜心修道、灑脫閒適的生活表露無遺,令人心生嚮往。此器雕工精細,層次多達五、六層,構圖繁而不亂,場景人物刻劃極致,刀法犀利灑脫;器上雖未見款署,然其風格和技藝水準均近於吳之璠名作〈黃楊木東山報捷筆筒〉,或為吳之璠未款之作,值得進一步探究。

顧玨、周顥、張希黃,名流刻竹競技

「半閒居」收藏的清初竹刻,除吳之璠之流,亦不乏其他門派名家之佳製。比方被譽為「工細入微」的顧玨,側重精鏤細刻,常以深刻加上透雕、高浮雕等繁縟技巧,表現高超過人的功夫;諸如〈竹雕群仙賀壽筆筒〉(Lot 020)、〈竹雕劉阮入天台筆筒〉(Lot 082)等,即以構圖緊湊的山水人物、豐富的空間層次感、及趨近於刻露精深、細入毫髮的刀法,表現顧玨一派穠華豔麗之作風。藏品中,尚可見〈竹刻「張希黃」款留青菊石圖臂擱〉(Lot 040);此「希黃」即最擅長「留青」的張希黃。所謂留青,簡單來說,就是將圖文保留在竹皮上,並剷去其餘部分為底,利用竹皮(青)與竹肌(肉)保留比例的多寡,產生質地與色澤之差異,製造出有如墨色濃淡一般、褪暈層次對比鮮明的效果。本件張希黃作品,不僅主題罕見(一般常見多為山水題材),構圖清雋高雅,且留青層次多變,猶如墨分五色,兼備筆墨神韻和雕刻趣味,是一件能傳達文人高雅氣韻的逸品。

Lot 040 清早期 竹刻「張希黃」款留青菊石圖臂擱〉

至於另一位竹刻名家周顥(號芷岩),則一變前法,「以刀代筆」,亦即直接在竹筒或竹片上刻山水、樹石、叢竹,創造出凹凸皴法;其生動渾成之處,一般畫手尤不能到,故當時以為絕品。「半閒居」收藏雖僅有一件〈竹刻「芷岩」款竹雕山水臂擱〉(Lot 041),然其構圖布局別出心裁,將宋人層疊高遠、雄偉之丘壑,與元人一河兩岸、空寂疏曠的山水,結合在同一畫面上,且刀法變化多端,極富筆情墨趣,可謂周顥傳世極精之作。此「以刀代筆」手法,至清中葉以降逐漸成為竹刻主流,並發展出雕法日趨細密淺刻之一派;「半閒居」所藏〈竹雕「清溪山人」款舳艫千里圖筆筒〉(Lot 084),即屬此中佳作。究竟「清溪山人」為何許人也?史料並無記載。不過葉義、王世襄等皆曾為文考證,指出「清溪山人」之活動年代約與清嘉慶時期的鄧渭、王梅鄰同時,而此件〈竹雕「清溪山人」款舳艫千里圖筆筒〉(Lot 084)之構圖及風格,亦與王世襄最喜愛的一件〈竹雕「清溪山人」款赤壁泛舟圖筆筒〉相近,殊為難得。

竹刻技法中,尚有一種名為「陷地深刻」,金西厓《刻竹小言》稱:「比一般深刻更深,利用竹材表面光素為地,物象全部陷入地中,不下五六層,始達其最深處。」「半閒居」藏品中,也有一件〈竹雕白菜螳螂圖筆筒〉(Lot 023),以陷地深刻手法予以逐層鏤刻,可窺見菜心之卷轉向背,乃至皴紋莖脈,狀寫逼真。此件筆筒雖無款,但由畫意、技法及風格觀之,皆與傳世沈全林〈竹雕秋菘螳螂圖筆筒〉及封鼎〈竹雕秋菘圖〉類似,應同樣出自此派名家之手。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