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璀璨英華–台灣藏家古玉珍藏-石之美者

中國玉器為古人賦予其信仰和崇拜,從史前時代至漢代的使用制度化,在紋飾及造型上各有變化。中國當時治玉工序分為采玉、開眼、解玉、鑽孔、打磨、鏤刻、拋光等。雖始於純裝飾品與實用的工具,但所衍生出的禮器系統,在新石器時代晚期的後半段時,已大致發展完備。這套玉禮器系統,為中國古代宇宙觀和宗教特質的具體表現,以北方的紅山文化和南方的良渚文化最為發達。
 

Lot 615 西漢 〈白玉獸面紋劍珌〉

紅山文化分布於內蒙古東南部、遼寧西部、河北北部地方。從用途上可分三大類:一類是器具或嵌裝飾;一類是神祕的神龍動物或祭器;一類是現實生活有密切關係的動物為本摹作的珮玩器。依此三類常見的主要有勾雲形器、玉龍、玉璧、玉聯璧、玉璜、玉鳥、玉龜、玉箍、玉環、玉玦等,幾乎囊括新石器時代早期以來的所有玉器造型。其玉器風格質樸,對各種動物形象概括,講求神似和準確的對稱感。良渚文化分布於長江下游的太湖地區,玉器大多光素無紋,或是刻有繁簡不一的神人獸面像,並其與玉器相結合成為中國古代宇宙觀通天行為的理想徵物,是圖騰制度的產物,也是純巫術與宗教的神器。

夏商周時期是中國玉器發展的成長階段,玉質禮器在貴族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玉器禮制化也完備於這時期,其造型生動優美,數量最多的玉器為各種人物和動物形象的玉雕。此時玉器花紋圖案樣式進而繁多,雕刻細密,紋飾抽象深奧,予人神秘感,其中以圓形、弧形和方折形線條等幾何紋為主,紋飾對稱性強,變化靈活。常見的幾何形紋飾有穀紋、渦紋、雲紋、雷紋和勾連紋,廣泛地裝飾在各種玉珮上。西周時嚴格的命圭制度,更是封建政體中,確立和維護人際關係的方法之一。祭祀時,主祭者執持或佩戴玉器以為符信,而置放於祭壇上的玉器,更是招降神祇或祖靈時,所依附的實體。東周至春秋戰國時期是古玉器發展的繁榮階段,玉器的用途被系統化和理想化,反映在用玉制度上,強調玉器的內在美,表現形式要與內容相為統一。以功能分有禮器、珮飾器、喪葬器諸類。其中玉禮器有璧、圭、琮、璋、琥和璜,合稱為「六瑞」;玉兵中之戚、斧、鉞與戈,亦分具平首圭與尖首圭之瑞器意涵,作為貴族身分之表徵。故考古發掘常見戈、璧;鉞、璧組配成「圭璧」形式出土;常見之珮飾器有「璜組玉珮」、「梯形玉雜珮」及龍鳳紋、人面紋與各種動物紋的珮飾件,以象徵其身分與地位。

 

Lot 643 春秋 〈青玉秦式龍紋玦一對〉

漢代許慎提出玉有五德之說,即是「潤澤以溫,仁之方也;角思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其聲舒揚,專以遠聞,智之方也;不撓而折,勇之方也;銳廉而不忮,潔之方也。」可見五德不僅包括了玉的質、色、聲、雕等內涵,亦將玉提昇為君子美德的象徵。又漢代穩定的政治和繁榮的經濟為製玉業提供良好環境,玉器的製作進入全面發展階段,琢製技藝日益精湛,各類玉器的功能也逐漸固定下來;西漢早期仍延續戰國玉器器型和紋飾風格,所使用的玉器量豐而精美;另漢代也具備完善的葬玉制度,玉衣使用的等級制度等。

隋唐和宋代玉器在風格上逐漸擺脫神秘感,向世俗化發展,表現出濃厚的生活氣息,特點是以寫實為主,頗富情趣,反映在作品題材上,出現大量人物、花鳥形象的玉雕和玉帶飾;佛教自東漢傳入中國後,經魏晉南北朝的發展,到唐代已達到鼎盛。唐代人物玉雕作品多為佛教題材,主要是玉飛天人像,人像以鏤空技法製成,為飛天凌空駕雲狀,其玉製佛教題材的作品也開始大量出現。
 

Lot 682 戰國 〈白玉瓏環〉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玉器工藝呈現衰落景象,尤以曹魏王粲新創製的一套玉珮,目的是為「尊卑有度」。此套玉珮包括蝙蝠形、飛碟形、梯形、半圓形玉珮、半璧形玉璜、帶穿孔的玉環以及玉珠等等。玉珮均為素面,未經拋光,雕紋飾者很少,成為魏晉乃至隋唐時期廣為流行的玉珮式樣。
 

Lot 683 商 〈青白玉鴞〉

宋元以來,在皇家貴族、達官顯宦和文人墨客中盛行一股玩賞古玩風氣。廣為羅致三代秦漢甚至更古的器物,作為珍愛之物收藏;明清時期,此風氣達到極盛,從皇室到民間,無不熱衷於古物的搜集和玩賞,古玉亦成為玩賞物中的重要一類。縱觀中國玉文化自新石器時代晚期開始,被賦予極重要含意。中國自古至今仍然延續著崇玉、愛玉的文化,亦將玉代表美好、尊貴、堅貞與不朽,深植人心,愛不釋手。

Lot 710 宋 〈白玉啃蹄馬〉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