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玉雖有美質在於石間, 不值良工琢磨,與瓦礫不別, 若遇良工即為萬代之寶

文 / 璿玉樓主人

Lot 943 戰國 白玉人、白玉蛙 二件一組

中國人愛玉的傳統,始自遠古時期,經歷數千年而無間斷過,最早是與天、地、神溝通的媒介,後為王公貴族的顯貴權飾。文字中的玉字,幾乎都是形容道德與美麗,每個朝代的玉器也都能充分反應出當時的時代背景、歷史文化與藝術風格,由此可知,在中國文化發展的長河中,玉器是一項獨立且重要的指標。

我與內人的收藏源自家中長輩影響,長輩張嘉琳(註)在民國前期已是大陸的知名收藏家,1949年匆促遷居台灣,隨身能攜帶的藏品不多,如本次拍賣編號984清〈翡翠扳指〉。深受長輩收藏感染,因此在博大精深、項目眾多的中國古代藝術品中,我選擇最鍾情的古玉器作為收藏的主要目標。古云:「玉為石之美者」,所以藏品中廣義的美玉,包括部分的古水晶、古瑪瑙、和老琉璃,皆在收藏之列。

在兩岸未開放之前,我與內人頻繁往來於英國、美國、法國、瑞典、日本、新加坡、澳門、香港的中國藝術品博物館與文物市場。三十餘年前經大陸家族介紹認識知名畫家李先生,他亦是文物愛好者,以字畫及古文物為主要收藏,因喜好相近而成莫逆之交。隨著李先生移民瑞典,我們便頻繁往來瑞典與之交流,經常不辭奔波傾囊所有,換得數件喜愛之物歸來。如本次拍賣編號914齊家文化〈白玉琮〉、編號925齊家文化〈白玉琮形璧〉、編號928齊家文化〈白玉瓦棱紋琮〉、936商〈玉出戟牙璋〉…等。我們之間往來交流,更激起我對齊家文化的熱愛與收藏。其中又以Johan Gunnar Andersson 1914年至1925年間受聘於中國地質調查研究所工作,有系統的發掘了約50個文化遺蹟,包括齊家坪、朱家寨、半山…等遺址,大量的古代文物,典藏於瑞典遠東博物館之中國史前考古的第一批發掘品為研究重點。
 

2012年經李先生介紹,我與瑞典議員MR. Jan Romgard成為好友,他長年研究「20世紀初瑞典考古學家JohanGunnar Andersson對中國田野調查的發展貢獻」,以中國丁文江所長及瑞典JohanGunnar Andersson兩位學者,共同獻身科學,揭開中國近代考古學的序幕,為其論文研究。MR. Jan Romgard著作《20世紀初瑞典與中國田野調查的合作發展》論文研究於2013年完成並出版成書。當時其希望我與李先生能以Johan Gunnar Andersson和丁文江的精神,再次建立一段長期的中瑞合作和友誼。在2013年李先生離世後,其子Sandy Li Shenzhi秉承父志,我們一同研究與推廣史前文化玉器,並於2016年透過瑞典議員MR. Jan Romgard引薦進入瑞典遠東博物館庫房參訪觀摩中國史前文化玉器。

   
          1                         2                               3                                         4
1 瑞典Jan Romgard議員2013年著作《20世紀初瑞典與中國田野調查的合作發展》(Embracing Science:Sino-Swedish Collaborations in the Field Sciences, 1902-1935)
2 瑞典遠東博物館李館長與璿玉樓主人
3 瑞典MR. Jan Romgard 議員、瑞典遠東博物館李館長、瑞典遠東博物館資深玉器研究員麥特女士與璿玉樓主人
4 瑞典遠東博物館藏品

兩岸開放後,地大物博、文化深厚的中國大陸,更是讓人流連忘返,知識精進。每年均和同好組團前往各出土地點參訪,直接和出土玉器作近距離的觀摩研究,使學理與實務得以相互驗證,歷時約二十餘載,至今從未間斷。我們的足跡遍布博物館、考古所的庫房、發掘工地、遺址,甚至較有名氣的私人收藏等,都是必訪重點。《唐書》載唐太宗對魏徵曰:「玉雖有美質在於石間,不值良工琢磨,與瓦礫不別,若遇良工即為萬代之寶,朕雖無美質為公所切磋,勞公約朕以仁義,弘朕以道德,使朕功業至此,公亦足為良匠耳!」回首三十年學習古玉的歷程,只見歡笑、甜蜜及愉悅。深思其因,理由簡單,多貴人相助也。猶記得十多年前訪長安時,學養深厚、閱歷豐富、曾獲頒法國勛位的的陝西省考古研究所韓所長,難得放下身邊繁忙的事務,多次陪同我們在西安一起辨別出土玉器的玉質、鑑賞其雕琢、考究其產地,一同鑽研古玉之學。

一路上還受到許多人的幫助,使我們有機會接受古文化的薰陶。國際知名的考古學前輩,遼寧省博物館徐秉琨前館長親自帶領我們前往內蒙、東北地區,參訪十數個博物館、考古所、考古遺址,深入的瞭解紅山文化與遼、金、元等各年代玉器的特點;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尹申平院長,傳授多年累積的經驗知識,不時提供第一手的考古新發現,並安排許多旁人難以一窺的現場挖掘讓我們有幸目睹;西安市文物庫房王長啟主任,更多次慷慨提供數百件歷代出土玉器,供我們上手欣賞學習。因為這些頻繁的交流,在2011年初,有幸獲得尹申平院長與王長啟主任的邀請,請我與同好們一同至西安博物院舉辦古玉展覽,雙方為此展覽密切聯繫,歷經多次會議、選件、編冊,其選錄 150 組件成展覽編冊,作為向國家文物局申報,如本次拍賣編號904齊家文化〈玉環形墜〉、編號933商〈白玉璿璣〉、編號943戰國〈白玉人、白玉蛙〉、編號955東漢〈水晶鹿一對〉等十六件精品。在2012年1月成行前,終因大陸文物主管部門對於展覽的慣例和一些要求等因素,我與內人因對大陸政策的顧忌,於臨行前取消展覽,但也因這次的交流,讓彼此關係更加緊密。

因有各地考古專家前輩們的熱心分享及大力支援,不吝出借挖掘出土之歷代玉器,供我們上手、鑑賞,提供其個人領域考古專業,使我們在知識的取得方面,超越一般的專業與豐碩。長進知識、擴大眼界、還多出了友情,更增加學習的人脈。真正達到中華文化的交流與褒揚,也讓我們更加體認身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和驕傲。這些情分,我們點滴在心頭,永懷不忘。

最後感謝同好們的參與及多年來的支持與肯定,在研究玉器生涯擁有最大的收穫和感動,是認識這麼多單純誠懇的可愛朋友,是他們與她們豐富了我們的生活,彩色了我們的生命,由衷感恩!


  
                        5                                            6                                            7
5 1996年7月璿玉樓主人參訪敖漢旗博物館
6 1997 年璿玉樓主人參訪西安文物倉庫及歷史博物館與陝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韓偉及時任陝西歷史博物館研究員王彬
7 2012 年越南河內歷史博物館展出「中國龍文化」,璿玉樓主人應邀主講「龍文化演變—新石器時代牙璋」

註:張嘉琳,字爾績,號老廌,山西五臺人氏。民國前二十年(1892年)正月十二日生於山西,民國五十年(1962年)十二月七日卒於台灣。先生出身書香門第,其先輩及長兄均為清朝翰林、舉人,留學日本數年,取得明治大學法學博士後返回中國大陸,以28歲之齡成為山西大學內最年輕的教授,後就任山西大學法學院院長。由於法學知識深厚,曾擔當編撰中國第一部刑法。與曾任職中國外交部長、監察院長的元老王寵惠先生,並稱「南王北張」兩大名家。先生精研字畫、陶瓷、玉器、篆刻、印材。其文物藝術品之蒐藏,多年來名聞海內外。收藏品項之齊全,工藝之精美,內容之豐富,莫不令人嘆為觀止。其亦精通書法,每日均命其子女輪流研墨,直至一滿盂水用盡方歇。先生收藏精美印材七百多方,多為當時名家王福庵、鄧散木等人所篆刻,杭州西湖邊西泠印社方節庵先生亦為至交。明末清初擅長雕刻印鈕的大家一楊璣先生的作品,均為其喜愛與蒐藏,至今先生之藏品、使用過的文房四寶,一直為海內外收藏界所爭相收集。澳門博物館前館長私人藏有先生曾用之毛筆;國畫大師黃君璧先生藏有先生舊藏之印材多方;日本東京、富山縣私人博物館均藏有先生書法墨寶。先生一生致力於文化藝術之研究推廣,雲淡風輕於名利,是中國歷史博大精深的最好見證,中華民族精美文物的最佳過客。
 

Lot 984 清 翡翠扳指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