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齊玉異采- 璿玉樓古玉萃珍

Lot 923新石器時代 齊家文化 白玉璧嵌綠松石


收藏:最重要的是一個「勤」字

SANDY LI SHENZHI
瑞典偉斯特曼省督代表
2014 世界園藝博覽會瑞典館館長

璿玉樓收藏的玉器種類,既廣且深,但最重要的是一個「勤」字,璿玉樓的主人和家父相識三十餘年,兩人因為對藝術、文化、考古與收藏的愛好而結為至交,在家父移民瑞典之後,仍常常共同研究與收藏交流,又因瑞典是中國之外中國史前文物的最大收藏地之一,再加上早期(1920年代)最早在中國從事專業考古發掘的瑞典考古學家安特生Johan Gunnar Andersson(1874–1960),與其發掘出土的數十萬件文物所成立的遠東古物博物館,都成為一再探討研究齊家文化與夏代文化的重要目標,在北歐地區有任何收藏研究之機會都不放棄,兩大拍賣公司Bukowskis、Stockholms都常參與。

家父於2013年離世之後,我繼續秉持父親遺志,更深入研究與推廣安特生先生的考古成果,期間也承蒙瑞典學術界與官方人士大力支持,給予各種協助,對於我們以往與今後的玉器收藏和研究,都得到莫大的助益,這是一般學術界與收藏家均難以達到的境界。璿玉樓主人除了在個人研究齊家文化玉器的深厚基礎之外,目前和我正與瑞典學界籌劃成立「安特生基金會」,希望順利成功,以便將偉大的黃河流域上游之齊家文化(亦為中華文化之根源)發揚光大。


Lot 904 新石器時代 齊家文化 玉環形墜


踏遍遺址 博覽館藏 藏品多樣精稀

俄軍
甘肅省博物館研究員・館長

因為偶然的機緣,我參加兩岸三地的博物館學習考古學學術研討活動中,有一位考古界的同事推薦與一位台灣的玉器研究者璿玉樓主人相識,同時約請他來館裡參訪,由此開啟了這不間斷的十餘年交往。因研究齊家玉器而相契,因相契為研究玉器而昇華。

必須欽佩璿玉樓主人對研究玉器的滿腔熱忱與堅定不拔的驚人毅力,不僅如此,璿玉樓主人伉儷還經常帶領多位同好每年多次踏遍各地遺址與考古發掘點,舉凡任何重要出土齊家玉器之處,皆見其前往親自上手瞭解,深入研究。璿玉樓主人在玉器專業知識之獲取、收藏品之篩選上的精益求精與深入鑽究,本人深感敬佩。他除了在甘肅、青海收集到的齊家玉器資料外,更遠赴美國哈佛大學和瑞典遠東古物博物館的庫房,一一研究了於十九世紀初期發掘出土的齊家玉器,其知識之深、眼力之廣、資料之豐富,較少人能出其右。藏品既精美又有跨年代的多樣性,尤其齊家玉器方面的深邃精稀,已不是一般藏家能望其項背。值此國家發展一帶一路,也希望能藉其多年努力,將齊家文化推向世界的舞臺,使中華文化的發源地大放異彩。

 
Lot 928 新石器時代 齊家文化 白玉瓦棱紋琮


切磋琢磨 追求更高的學術境界

尹申平
陝西文物保護修復專修學院院長
陝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2000盛夏,台灣璿玉樓主人與雅集成員至陝豫古玉文化考察,期近十天,事後各方反應不俗。所謂不俗,一是指台灣諸君此次考察立意高遠,目光鎖定考古出土玉器及各大博物館館藏玉器,這些玉器多為有出土時間、地點和相關時代的標準器,這些真古玉器的形制、沁色、刀工及「神韻」,是坊間古玉所不能望其項背的。二是台灣諸君均為具有一定數量和品味的古玉鑑藏家,但在觀摩中,諸君皆潛心向學,不恥下問,切磋琢磨,甚為努力,如果說古玉界有所謂的「學院派」和「實戰派」兩說,那麼,我的印象諸君皆超然於兩說之上,而在追求一種更高的學術境界。

玉器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當時社會面貌的具體刻劃,蘊藏著政治制度、社會關係、生產能力、文化交流、道德觀念、精神信仰及藝術水平等各方面的內容,對一個時代文化的研究具有特殊的重要地位。

具體的科學研究,離不開科學整體研究水平的制約。今天,考古學研究的整體研究水平,早已從分類階段進入到解釋階段;對考古學遺物的研究,其重心也已從物質文化領域的說明逐漸向探討精神型態領域轉移。在玉器研究中,近年來也慢慢認識到各個時代之所以發生階段性的變化是至關重要的。玉器自出現就有技術「琢磨工藝」和藝術「形制和紋飾」的分野和聚合,但技術是表,藝術是本,甚至可以說許多技術階段性的進步,也是源起於藝術發生的需要。這樣說,無非是希望諸位熱心研究玉器學的學者和鑑藏家,能以探討玉器中隱藏的精神世界為己任。這可能是最難尋找的,但這恰恰是玉器的靈魂。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