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901◇ 清乾隆  青玉交龍鈕孝莊皇后尊諡寶璽

901◇ 清乾隆  青玉交龍鈕孝莊皇后尊諡寶璽

9.4x12.6x12.6cm

來源
William Douglas McHugh(1859-1923年)收藏
他曾獲美國總統克里夫蘭(1837-1908年)任命為聯邦地區法院法官
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編號3301

印文
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純徽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

預估價

TWD
22,000,000-30,000,000
USD
733,300-1,000,000
HKD
5,789,500-7,894,700
RMB
4,888,890-6,666,670
2019春季拍賣
至德純徽–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
2019年5月5日(星期日)

拍品資訊及競投登記請聯絡:
+886-2-2358-1881 郭小姐
art@yu-jen.tw

拍品簡述


本件拍品於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編號3301來源封面及內頁  
This lot was in Sotheby's, Hong Kong on 5 October 2016, lot 3301 Catalogue cover and lot detail page.

至德純徽-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


寶璽以整料青玉雕製,體積碩大,玉質細密溫潤,色澤飽滿深邃,寶光盈盈。印面呈方形,分別以漢文及滿文篆刻「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純徽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二十一字,印文琢製工雅,筆畫均一,布局嚴謹。印鈕飾交龍,龍首微昂刻劃細緻,圓目方吻,張嘴露齒,挺胸,平視前方,雙角後仰,鬃髮飛揚。雙龍相背蹲踞,軀體相連,利爪緊抓印面,背脊凹凸分明,軀幹遒勁,氣勢雄偉有神,立體感極強,予人威嚴大氣、穩重肅穆之感。整體雕工精美,融合圓雕、淺浮雕、高浮雕、透雕等諸多琢玉技法於一身,彰顯乾隆年間精湛獨特藝術風格。
 
《周禮.春官.司常》:「日月為常,交龍為旂。」交龍為兩龍交纏圖像,最早可追溯自早期紅山文化,其發展未曾間斷,在各朝代有不同表現形式,最常出現於青銅器、玉器等裝飾上。由於交龍紋隱含子孫興旺與避邪祈福等涵義,廣受皇家喜愛,歷經千年而不衰。乾隆帝特選交龍為印鈕,顯露其對大清帝國興盛不斷的宏願。

諡法,古稱「易名之典」,乃對地位尊崇,或生平、貢獻值得社會提倡之先祖所定尊稱的一種制度,為中國古代特有文化傳統1。「生有名,死有諡,名乃生者之辨,諡乃死者之辨。」周代即已形成比較完整的諡法制度,隨著禮樂規範的逐漸完善,諡法制度也不斷更新,至清代,諡法規制更加完備,成為重要的典章制度。而諡寶即為當朝皇帝為前代帝后進諡號時,所製用之物,既不能用於鈐蓋文書、古籍和書畫,也非帝后生前所能擁有,在種類眾多的帝后寶璽中,是非常特別的一類。
 

圖一   乾隆四十五年七月初三日之記載
出處:《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 44.乾隆四十五年起乾隆四十六年止》,人民出版社,2005 年,頁 155

嚴格而言,清代所用諡寶含絹寶、香寶和玉寶三套,一般有滿、漢兩種文字。絹寶經宣讀後送燎位焚化,香寶致祭恭獻後即安奉皇陵,世間不再保存。唯有玉寶璽尊藏於太廟,以受後世子孫尊崇,其質地貴重,從採料、琢型到鐫刻,皆有規範。需先由內務府造辦處依照程序鐫刻玉寶寶型,並將玉寶的大小等情況發交內閣,由翰林院書撰玉寶滿篆、內閣書寫漢篆,再由欽天監選擇刊刻吉期。寶文鐫刻完畢後,由翰林院派官赴內閣核對,確認無誤後,發交內務府,移至太廟街門內潔室,以備進寶時使用2。當帝王對前代帝后加諡時,則將原本的玉寶璽由太廟請出,由造辦處匠作磨去原來寶文,依據翰林院、內閣撰發的新寶文敬謹鐫刻,製作完成後,再由欽天監選擇吉期,由皇帝親自將其奉安於太廟金櫃中。整個過程牽涉許多環節,並耗費眾多人力,非常嚴謹而慎重。
圖二  〈乾隆元年上孝莊文皇后諡冊〉 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明清帝后寶璽》,紫禁城出版社,1996 年,頁 308,圖版 313

清代於太廟尊藏帝后諡寶的傳統,始於順治二年(1645年)七月,到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京師太廟已藏太祖、太宗、世祖、聖祖、世宗五朝皇帝和十一位皇后的諡寶共十六方。由於早期製作的諡寶是隨用隨做,玉質顏色,品質參差。因此,乾隆四十五年重新統一製作五朝諡寶,選用和闐青玉,大小基本相同,鈕制從蹲龍改為交龍鈕3。根據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記載:「初三日接得庫掌舒明阿,由熱河帶來信帖一件,內開六月二十五日,軍機處交青白玉寶一方,上貼本文,青白玉冊頁一分,計十片上各貼本文……傳旨現發京刻字玉寶、玉冊,着各配做拉道填金紫檀木匣,盛裝先畫樣,呈覽准時亦發往京內成做,欽此。隨畫得:玉寶匣樣一件、玉冊匣樣一件,交太監鄂魯里呈覽。」4(圖一)與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乾隆元年上孝莊文皇后諡冊〉(圖二)相合,可知乾隆帝下旨製作玉寶與玉冊時,為兩者同時製作,且都有樣稿留存,還專為之配做精美的填金紫檀木匣,顯見乾隆帝對這十六方寶璽的尊崇與敬重。
 
 圖三 乾隆四十六年八月玉冊寶處實用票(
出處:《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 45.乾隆四十六年起乾隆四十七年止》,人民出版社,2005 年,頁 195
 
圖四  清道光〈孝淑睿皇后諡寶璽〉 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庋藏,摘錄自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網站
 
又據乾隆四十六年八月玉冊寶處實用票載:「玉冊寶處,為四十六年八月分,今為鐫刻玉冊十六分、玉寶十六方,行取蘇州玉匠八名,今向本庫領取八月玉分,匠……每名錢糧銀三兩,共應領本庫銀二十四兩」5(圖三),從記錄中可見,為製作這十六方玉寶璽,清宮所費不貲。乾隆四十七年,十六方重新製作的諡寶告成,十月,由乾隆帝親詣行禮,恭奉入京師太廟。次年,乾隆第四次東巡前夕,派皇子怡親王永琅等將京師太廟舊藏的十六份冊寶恭送奉安於盛京太廟。這是盛京太廟尊藏冊寶,也是清朝實行兩套諡寶的開始。此後嘉慶至光緒朝每次製作諡寶時,皆要製作兩份,都是統一的交龍鈕,分藏於京師和盛京太廟。如此,至光緒十四年(1888年)最後一次送諡寶藏於盛京止,盛京太廟共藏太祖努爾哈赤至同治帝等諸帝、后諡寶共三十二方,京師太廟共尊藏肇祖原皇帝至同治帝等諸帝、后諡寶共四十方。6
 
二十世紀初,由於局勢動盪,原尊藏於京師太廟的四十方帝后諡寶大部分散佚,流向世界各地,如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庋藏清道光〈孝淑睿皇后諡寶璽〉(圖四)與本方清乾隆〈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即是。因此清廷乃於宣統二年(1910年)重新補製,孝莊文皇后之諡寶亦在其中。然這些後補製或早期製作的諡寶,與乾隆帝時期相比,製作水準有明顯落差7。清朝初期與晚期或因玉料取得困難,或戰亂等因素,玉材及製作工藝相對遜色。而乾隆年間因國家昌盛,且又將新疆和闐納入版圖,而獲得充分的玉料供應,因此,這個時期的玉器製作工藝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呈現前所未有的繁榮景象。可以說,乾隆時期製作的諡寶,無論歷史或藝術價值均他朝難以企及,且僅有十六方,藏於京師太廟,可惜卻在後世因各種因素流散,難以再見這十六方寶璽的璀璨風華。
 

圖五 《欽定四庫全書-皇朝通典》,文淵閣本,卷四十五
 
綜上所述,清初前四祖考、妣各約有三方諡寶,分別製作於清代初期、中期及晚期,正代表三個時期的興衰與工藝水準。在這四代帝后中,有一位就是「孝莊文皇后」。從《欽定四庫全書-皇朝通典》卷四十五可得知,屬於她的第一方諡寶製作於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圖五),為碧玉質,蹲龍鈕,印面14.3公分見方,寶文「孝莊仁宣誠憲恭懿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雍正元年(1723年)將此印取出磨平,重新鐫刻加諡後的寶文「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乾隆四年(1739年),再重鐫加諡後的寶文為「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純徽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現存瀋陽故宮博物院(圖六)。
 

圖六〈孝莊文皇后玉寶〉(附盒) 瀋陽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大清盛世:瀋陽故宮文物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2011 年,頁 134-135
 
圖七〈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純徽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 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明清帝后寶璽》,紫禁城出版社,1996 年,頁 309,圖版 314
  
第二方製作於乾隆四十五年至四十七年之間,由乾隆帝下旨,重新設計製作,該寶璽二十世紀初從京師太廟散佚流失。之後,宣統年間補製佚散的帝后諡寶,製成孝莊文皇后的第三方諡寶璽,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8(圖七)。將此件孝莊文皇后的第三方諡寶,和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太祖努爾哈赤〈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之寶〉(圖八)相比對,寶璽上的交龍鈕風格相似,可知宣統年間補製的諡寶璽複刻原型應是參閱乾隆帝重新統一製作時的設計樣本。
 
圖八〈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之寶〉,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出處:同圖七,頁 305,圖版 310
 
屬於孝莊文皇后的第一方及第三方諡寶分別庋藏於瀋陽故宮博物院及北京故宮博物院,而製作最精美的第二方寶璽則從京師太廟遺失。經年累月後,出現在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WilliamDouglasMcHugh(1859-1923年)的收藏中,又輾轉到了香港蘇富比的拍賣場上,如今,將在台北宇珍再度現身。香港蘇富比於2016年拍賣此方寶璽時,北京故宮博物院帝后璽印專家郭福祥先生,特為此寶璽做了全面且詳細的研究,更撰寫專文,印證此方寶璽的真實性。文中提到:「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至今還保存當年製作此寶的印文設計樣本,即『孝莊文皇后玉寶本文』,該檔案黃紙底墨書,印文滿漢合璧,滿楷漢篆,印面12.6公分見方。無論是引文內容、印面大小、文字的具體篆法都與本方玉寶一致。9」郭福祥先生非常明確地指出,此方寶璽即為京師太廟所遺失,屬於孝莊文皇后的第二方諡寶璽。無論從印鈕或是印文的樣式綜合比對,是為製作於乾隆時期的諡寶,其玉質及雕工皆是清代諡寶璽中,最高品質的表現。
 
孝莊文皇后,來自蒙古的科爾沁部落,本名布木布泰,博爾濟吉特氏,科爾沁部貝勒寨桑之女。為清太宗皇太極之妃,孝端文皇后的姪女,順治帝的生母,康熙帝之祖母。一生經歷無數驚濤駭浪,以其睿智、堅韌和剛強,先後佐助清太宗、世祖、聖祖三代帝王,對大清帝國的建立、鞏固和繁榮,作出卓越的貢獻,是清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女性,更被尊為「國母」。布木布泰共生育三女一子,兒子名福臨。皇太極中年駕崩後,年僅六歲的福臨即位,為順治帝,布木布泰被尊為皇太后,順治年間,屢加尊號,最終於順治十三年(1656年)尊號為「昭聖慈壽恭簡安懿章慶皇太后」,宮廷亦稱其為「聖母皇太后」。然天意弄人,順治帝因染天花,早年不幸身亡,年僅八歲的玄燁即位,改元康熙,在布木布泰的諄諄教誨下,培養出一代賢明的君王。此時,布木布泰被尊為太皇太后,徽號「昭聖太皇太后」,康熙元年(1662年)十月,加上尊號為「昭聖慈壽恭簡安懿章慶敦惠太皇太后」,此後又分別於康熙年間數次追加封號。
 

圖九  《欽定四庫全書-皇朝通典》,文淵閣本,卷四十五

康熙皇帝曾言:「昔奉我皇祖太宗文皇帝,贊宣內政。誕育我皇考世祖章皇帝,顧復劬勞,受無疆休,大一統業。暨朕踐阼,方在沖齡,仰荷我聖祖母訓誨恩勤,以至成立。」又云:「設無祖母太皇太后,斷不能致有今日成立」10。在康熙帝的眼中,孝莊是位慈愛穩重,充滿智慧又頗具政治才能的祖母,對他的政治生涯、待人處事各方面都有極大影響。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昭聖太皇太后」崩逝於北京紫禁城慈寧宮,享壽七十五歲。隔年,為之上諡號為「孝莊仁宣誠憲恭懿翊天啟聖文皇后」。此後,分別於雍正元年八月加諡「至德」二字,乾隆元年(1736年)三月再加諡「純徽」二字,從而其諡號達到規定的最高字數十六字,這也是孝莊文皇后諡號的最終形式11(圖九)。
 
依文獻記載,清代帝后的諡詞本著諡榮不諡辱的原則,皆為褒義,且選字有嚴格規定12。孝莊文皇后諡號中第一個字「孝」,是清代皇后諡號的統一開頭,彰顯古人重孝思想。第二個「莊」字,是對其一生的評價與讚揚,喻意「履正志和、嚴恭自律」。其後為兩字一組的頌詞,最後的「文」則是根據其丈夫,文皇帝皇太極而來,因而形成孝莊的完整諡號。從大清三朝帝王不斷為之追加頌詞的過程,顯見孝莊備受尊崇,歷史評價無可比擬。本方寶璽便完整顯露清代帝王對孝莊文皇后的崇敬之意,既是清代宗廟祭祀制度下的重要典章文物,又體現高超的宮廷藝術水準,實為罕見且非常重要的后妃尊諡寶璽精品。
 
潘洪鋼,〈論清代諡法〉,《文史哲》,2007年第2期,頁69
郭福祥,〈清代帝后諡法與故宮博物院藏清代帝后諡冊諡寶〉,故宮博物院院刊,1994年第4期,頁75
郭福祥,〈關於青玉孝莊文皇后玉寶〉,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頁20-21
4《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44.乾隆四十五年起乾隆四十六年止》,人民出版社,2005年,頁155
5《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45.乾隆四十六年起乾隆四十七年止》,人民出版社,2005年,頁195
同註3
同註3
同註3
同註3
10《康熙朝實錄》,卷131
11《欽定四庫全書-皇朝通典》,文淵閣本,卷四十五
12 同註2,頁69-70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