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804 清乾隆  御製青玉三鳩罐

804 清乾隆  御製青玉三鳩罐 「乾隆年製」款

H8cm

來源
英國國王騎兵衛隊 Herbert D. Slade 將軍舊藏
倫敦 Spink & Son Ltd., London, 1962 年售出
倫敦蘇富比 2008 年 11 月 5 日編號 60
法國實業家 Payeur 伉儷藏品

預估價

TWD
2,000,000-3,000,000
USD
66,700-100,000
HKD
526,300-789,500
RMB
444,440-666,670
2019春季拍賣
拍賣|
2019年5月5日(星期日) 3:00pm
預展|
4月27日-5月4日 10:00am-6:00pm
(5月4日 10:00am-4:00pm)
地點|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7樓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聯絡資訊:
+886-2-2358-1881
art@yu-jen.tw
 

拍品簡述



 
本件拍品於倫敦蘇富比 2008 年 11 月 5 日編號 60 來源封面及內頁 
This lot was sold in Sotheby's, London on 5 November 2008, lot 60 Catalogue cover and lot detail page.


罐取整料和闐青玉原石雕琢而成,質地細膩,墨綠之色凝脂均勻,瑩潤有光,蘊含古意,尤顯尊貴。罐呈平口,口沿微斂,圓肩鼓腹,下承高圈足,足上有三等距 U 字形孔,工藝精湛。腹沿外周分飾三隻鳩鳥,呈展翅立姿,昂首正視前方,小圓眼,鳥喙尖銳,腦後冠與口沿相連,雙翅開展,滿飾繁密羽毛,兩爪並置,長尾下垂呈扇形,神態生動從容,寓意長壽吉祥。本件三鳩罐整體造形仿自商代青銅瓿而略有增減變化。瓿,即「甂」,為甕形器皿。《戰國策.東周策》:「夫鼎者,非效醯壺醬瓿耳,可懷挾提挈以至齊者。」青銅瓿出現在商代早期,盛行於商代晚期,用以盛水酒。今河南省靈寶縣文化館庋藏商中期〈獸面紋瓿〉(圖一),其形式可作歷代仿古造形之範本。


圖一  商中期〈獸面紋瓿〉,1974 年河南靈寶東橋出土,河南省靈寶縣文化館庋藏
出處:《中國青銅器全集-夏商 1》,文物出版社,1996 年,頁 134,圖版 135


清高宗乾隆在位期間,對玉的喜愛與品味深深影響往後玉器製作發展,將中國古代玉器藝術推上高峰。乾隆二十五年,新疆和闐玉產重鎮被納入中國版圖,使玉料來源不虞匱乏,為繁盛的玉器局面提供堅實原料基礎。當時造形奇巧、紋飾華麗、做工繁瑣與題材祥瑞的「時樣」玉器,被品味偏重古樸文雅的乾隆認為俗不可耐。然為導正時俗,遂倡言「仿古」,如宋人趙希鵠《洞天清祿集》所言:「摩挲鐘鼎,如親見商周⋯不知身居人世,所謂受用清福⋯熟有逾此者乎?」,明人董其昌在《骨董十三說》中,進一步將古物定為今人與先賢交往、學習之媒介,鑑賞古代象徵禮樂的銅器、玉器,更可修養德行,即所謂「先王之盛德在於禮樂;文士之精神存於翰墨,玩禮樂之器可以進德。」因此乾隆嗜選古代青銅彝器為新製玉器形制及紋飾的藍本,藉仿古玉器重現「古時無、幸今時有」的誇耀心理。這類仿古玉器意在「以古為師」,故多明確標示「大清乾隆仿古」或「乾隆年製」等款識。本器底刻「乾隆年製」雙行四字隸書款,字體規整優美,相似款識可見同為乾隆仿古器之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青玉勾雲紋抱月瓶〉(圖二),其底款與本品極為相似,可資參考。


圖二  清乾隆〈青玉勾雲紋寶月瓶〉,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編 10 -清》,紫禁城出版社,2011 年,頁 52,圖版 25

 
乾隆宮中藏有大量前朝遺留及其蒐羅的各類青銅器,愛古之情甚深,更特令人纂修《西清古鑑》一書,依仿北宋《宣和博古圖》體例,收錄內府所藏商周至唐代的青銅鼎彝一千五百餘件,精繪形模、備摹款識並細說形制、尺寸,其中許多青銅器成為乾隆仿古玉器的常用樣稿,宮廷玉匠依據古譜,取其神韻以滿足皇室審美意趣。本件青玉三鳩罐造形特殊,其複刻原形出自《西清古鑑》之漢〈三鷹瓿〉(圖三)。此外,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唐〈玉三鳩罐〉(圖四),亦為同題材之作,可為本品仿古風格比對參考依據。


圖三  欽定四庫全書-西清古鑑、卷三十四.漢〈三鷹瓿〉
出處:《景印擒藻堂四庫全書薈要》,史部一五七冊、器用類,世界書局,1986 年,頁 244-392

 
鳥在原始社會中,是許多部落的圖騰和先祖。《詩經》首篇《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便是以鳩鳥起興。至漢代《風俗通》記載,劉邦在某次戰役中,因鳩鳥的幫助能順利逃脫,鳩鳥因而被視為上天派來之神鳥,成為王權的象徵。另外,也常以鳩寓「孝」,如《太平御覽》引東漢蔡邕《琴操》:「舜耕曆山思慕父母,見鳩與母俱飛鳴相哺食,益以感思乃作歌」。而孝道正是乾隆所推崇的人倫之理。因此,鳩罐不僅僅是摹古藝術的展現,更賦有豐富文化意義與內涵。細審之,本品雕琢精巧,鳩鳥引頸昂首,氣宇軒昂,翅羽大展,琢刻線條細膩流暢,鳥羽層次分明,形像生動活潑,可見乾隆宮廷器「師古而不泥古,仿古而不忘新意」氣度之展現。


圖四  唐〈玉三鳩罐〉,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 ( 中 )》,香港商務印書館,1995 年,頁 36,圖版 33


本件御製青玉三鳩罐原為十九世紀末英國國王第一龍騎衛隊將軍 Herbert D. Slade 之藏品,由英國 Spink & Son 公司於 1962 年售出。而後出現在倫敦蘇富比 2008 年秋拍,由法國實業家 Payeur 伉儷收藏。從其經歷可以看出本品來源清晰,流傳有序,實乃乾隆摹古玉器之珍品。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