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宇珍| 拍賣及私人洽購服務| 瓷器/玉器/鎏金佛/翡翠/中國書畫及當代藝術 | Yu Jen Taipei

選單

200 清乾隆  白玉御製詩「松坡」山子

200 清乾隆  白玉御製詩「松坡」山子

17x14.5x5cm

題識:御製詩
   桃李叢中自覺殊 稜稜老幹翠相扶
   亦知亢父非白下 拘數何須定九株

來源
香港佳士得2015年6月3日編號3134

預估價

TWD
1,500,000-3,000,000
USD
49,200-98,400
HKD
384,600-769,200
RMB
340,910-681,820
2018秋季拍賣
「帝后飾品 - 鬢邊的奢華」  明與愚設計珍藏
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 2:30pm

拍品簡述

山子玉質潔淨白潤,凝脂含光,堅實細密。採高浮雕、圓雕、鏤雕等技法雕琢攝山疊浪崖上九株蒼松佇立環繞之景。畫面中山巒層疊,亭臺旁蒼松詭石,近處一老者拄杖徐徐而行,後有童僕相隨。右上留白處陰刻題詩,取乾隆為攝山所作之〈松坡〉御製詩:「桃李叢中自覺殊,棱棱老幹翠相扶。亦知亢父非白下,拘數何須定九株。」(圖一);另面山崖峭壁,松樹茂密,山徑上仙鶴單腳佇立棲息,回首與另一振翅翱翔白鶴相望,姿態靈活生動,氣韻悠然。本件山子之畫意樣稿乃取自清代董誥〈棲霞十景圖〉(圖二),整體氣氛幽靜愜意,蒼松奇絕恰有九株,蒼鱗盤舞如虯龍,與董誥畫中「蒼松詭石護幽居…奇峰層疊浪花浮」之畫意相符,完美體現畫意玉器高超的藝術構思及精湛技法,予人有觀山子如觀畫般的美好之感。

攝山位於南京,又稱棲霞山,富有「金陵第一明秀山」之譽,更以「六朝勝跡」著稱。歷史上曾有五王十四帝登臨攝山,據司馬遷《史記》載,秦始皇東巡北返時登臨攝山,以彰顯四海一統、雄視千古之意。《南巡盛典》載,乾隆皇帝在位期間,六次下江南,便有五次駐紮於棲霞山行宮,面對山川秀色多次題詩、書寫楹聯、匾額等,最後一次南巡時,還御封行宮、玲峰池、珍珠泉、疊浪岩、德雲亭、彩虹明鏡、紫峰閣、萬松山房、天開岩、幽居庵為「棲霞十景」,然歷代文人墨客更喜以棲霞山為主題,留下許多藝術創作。如今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明代張宏〈棲霞山圖〉(圖三)、清代錢維城〈棲霞全景圖〉(圖四),皆對棲霞山的景色有詳細描繪。

清乾隆時期陳設器中的「畫意玉器」,乃以文人逸事或山水名勝為主題,結合詩、書、畫三絕於一體,可與絹本或紙本之山水畫作相媲美。相類之例如今台北故宮博物院庋藏清〈玉觀瀑山子〉(圖五),取自清代董邦達〈摩古人物冊—觀瀑圖〉為樣稿,並陰刻題畫詩,詩錄於《清高宗御製詩文全集(四)》,卷17,頁31,甲午(乾隆三十九年)。觀其技法、人物構圖與本作品有許多相似之處,應同為宮廷造辦處奉命以乾隆御製詩及清宮內府收藏畫作為稿樣之陳設玉器。本件山子兼具乾隆宮廷畫意玉器的典型特色,設計構思奇巧,將其文人逸事及山水名勝主題發揮淋漓,實與〈棲霞十景圖〉意境之表現有異曲同工之妙,展現乾隆皇帝現對「畫意玉器」的獨到品味。而其留白處題以御製詩文,顯露乾隆皇帝鍾愛作詩之情,傳襲古典,表現畫意為雅,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是傳世藏品中罕見之宮廷玉器。


註:董誥(1740–1818),字雅倫,號蔗林。浙江富陽人。尚書董邦達之長子。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順天鄉試舉人,隔年進士,殿試各列一甲第三。乾隆三十六年,服闋,入直南書房。後累升為內閣學士。乾隆四十年,特升工部侍郎,調戶部,歷署吏、刑兩部侍郎,兼管樂部。後充四庫館副總裁,接辦《四庫全書》副總裁。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任軍機大臣。已亥冬,縣令邱漣重新裝裱明代王紱《竹爐煮茶圖》時,不幸火災遭毀,乾隆四十五年庚子(1780年),奉命又繪一幅,御書「頓還舊觀」,稱「復竹爐煮茶圖」。同年,獲賜紫禁城騎馬。乾隆五十二年,加太子少保,擢戶部尚書,臺灣、廓爾喀先後底定,並列功臣,圖形紫光閣。嘉慶年間,超拜東閣大學士。後晉太子太保、授文華殿大學士,兼刑部尚書。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