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325 清乾隆  碧玉荷葉式執壺

325 清乾隆  碧玉荷葉式執壺

H23cm

來源:懷德堂舊藏
北京翰海2007年12月17日編號2019
台北宇珍2010年12月11日珍寶閣藏珍專拍編號144

預估價

TWD
1,800,000-2,600,000
USD
61,400-88,700
HKD
486,500-702,700
RMB
391,300-565,220
2018春季拍賣
拍賣|
2018年04月22日(星期日) 02:00pm
預展|
4月14-21日 10:00am-6:00pm ( 4月21日 10:00am-4:00pm)
地點|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7樓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聯絡資訊:
+886-2-2358-1881
art@yu-jen.tw
 

拍品簡述

執壺以整塊碧玉精琢而成,質地綿密溫潤,墨綠濃重,蘊含古意。器分蓋和壺兩部分,蓋作荷葉覆缽式,翻卷自然,筋脈刻劃細緻入微,頂設並蒂蓮蓬式捉手,可謂同心、同根、同福、同生之象徵。蓮蓬鐘內含蓮子,與「連子」同音,亦有「連連得子」、「多子多壽」、「子孫滿堂」等吉祥寓意。壺體呈仰立荷葉,作束斂狀,葉內開橢圓形口,內膛掏空為腹,肩束水草帶飾,以卷曲梗莖為曲流及柄,梗莖上飾繫結,枝梗盤繞於近足處形成覆蓮葉高足,於雅致中又見穩重之態。整器結構巧妙而緊湊,從蓮葉清圓舒展,梗莖交錯其間,纖細柔蔓,到並蒂蓮蓬,象徵「本固枝榮」、「並蒂同生」之意。
 
自古以來,聖潔高雅的蓮花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高尚人格的象徵,宋代許顗《彥周詩話》稱:「世間花卉,無踰蓮花者,蓋諸花皆薰風暖日,獨蓮花得意於水月清渟逸香,雖荷葉無花時亦自香也。」此荷塘圖樣為明清兩代文人所鍾愛,既能體現吉祥清趣,又彰顯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高雅品格。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碧玉把蓮紋盤〉(圖一)、鮑氏東方藝術館庋藏〈青白玉蓮形蓋壺〉(圖二)及本作所刻劃之蓮紋紋飾佈局詳略得當,意境清雅動人,皆為同類題材中之翹楚。而本件執壺再巧以蓮蓬為捉手,更寓有「多子多孫」之意,極具巧思,更顯匠心獨運之道。
 
圖一 圖二
文獻參考
圖一 清乾隆〈碧玉把蓮紋盤〉,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編10-清》紫禁城出版社,2011年,頁228,圖版179
圖二 〈青白玉蓮形蓋壺〉, 鮑氏東方藝術館庋藏, 收錄於《THE BAUR COLLECTION - CHINESE JADES AND OTHER HARDSTONES〉,鮑氏東方藝術館出版社,1976 年,圖版B76
 
清初谷應泰《博物要覽》記載于闐(今和闐)有白玉河、綠玉河、烏玉河等,可見崑崙山出產綠玉年代長久。十七世紀時,北印度蒙兀兒帝國玉器中頗多此類綠色閃玉製品,如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印度蒙兀兒帝國〈單柄罐〉(圖三),即是一例。盛清時,除昆崙山碧玉外,也開採天山瑪納斯碧玉,不過乾隆皇帝並不細分,在御製詩中一併稱作「和闐綠玉」,如台北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碧玉龍尾觥〉(圖四)。在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三月初九日,乾隆皇帝發佈一道上諭:「瑪納斯所出綠色玉石與和闐所產白色玉石一體查禁。嗣後如有偷帶之人,一經查出,即照私帶玉石之例治罪。」這道諭旨可以說是瑪納斯碧玉採集利用歷史的分水嶺,標誌著瑪納斯碧玉正式進入到清代宮廷的視野之內。
 
本件碧玉將荷葉融入壺型,整體刀工犀利流暢,模擬荷葉的天然肌理,雙鉤自然流轉的葉脈,其莖梗自近足處繞於兩側,表面滿佈凸棱葉脈,疏密對比富有韻律,新穎獨特,極具巧思。置之案頭,彷彿一叢碧蓮迎風挹露,一派荷塘秀色盡在眼前,實為高貴典雅。
 
 
圖三 圖四
文獻參考
圖三 印度蒙兀兒帝國〈單柄罐〉,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敬天格物-中國歷代玉器導讀》,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1 年,頁16,圖版2-2-12
圖四 清乾隆〈碧玉龍尾觥〉,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同圖三,頁18-19,圖版2-2-13a、2-2-13c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