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選單

018 十八世紀 竹雕太白醉酒圖筆筒

預估價

TWD
130,000-200,000

拍品簡述

       筆筒以竹莖雕成,呈圓筒狀,下承三矮足。外壁以薄地陽文技法刻劃太白醉酒圖為主題,太白頭束巾袍微低垂,雙目緊閉,長鬚及胸。身著寬鬆長衣,雙手自然垂放於膝上,醉態朦朧倚石而坐。背後小童頭結雙髻,右手拿酒杓探入酒甕中,左手捧酒盞作偷飲狀,姿態酣暢。
 
       本件筆筒以文學故事為題材,主題畫面只占全器一部分,其餘全部剷去,直至露出竹之肌理,任其光素,更有遼闊平遠之氣勢。整器構圖主賓、虛實分明,布局疏密有序,素地可見樸質竹絲,精刻細琢主題則肌潤光澤,線條圓轉流暢,如行雲流水,其所產生的繪畫效果極強,變化微妙,風格獨具。香港藝術館出版《中國竹刻藝術》,葉義醫生庋藏清康熙〈淺浮雕太白醉酒圖筆筒〉(圖一)及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出版《虛心傲節:明清竹刻史話》,關善明庋藏清康熙〈竹雕臨溪聽泉筆筒〉(圖二),其技法及題材與本作極為相似,可資參考。
 
       太白醉酒是中國歷史上流傳最廣之關於醉酒的趣事。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一詩中寫道:「李白鬥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才子李白愛酒至狂,世人皆知。
 
 
 
 
 
圖一
清康熙〈淺浮雕太白醉酒圖筆筒〉,葉義醫生庋藏,收錄於《中國竹刻藝術– 上》, 香港藝術館出版,1978 年,頁222-223,圖版45
 
圖二
清康熙〈竹雕臨溪聽泉筆筒〉,關善明庋藏,收錄於《虛心傲節:明清竹刻史話》,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出版,2000 年,頁212-213,圖版33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