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乾隆  白玉獸面紋四象耳活環方瓶

22 清乾隆  白玉獸面紋四象耳活環方瓶 大清乾隆仿古

H22cm

 

英國收藏家舊藏
台灣清翫雅集藏家舊藏
台北宇珍2013年11月17日編號259

展品簡述

        方瓶以整料和闐玉原石雕琢而成,造型仿自漢代青銅方壺而略有增減變化。器分蓋與身兩部分,蓋呈四坡簷,頂鈕下淺浮雕一匝寬帶紋,每面寬帶紋內皆雙勾一對相視的夔龍紋,頂鈕則作有束腰的方冠式鈕,鈕下承四方座。器身線條曲折有致,口緣減地一周,平口,高束頸,四面頸壁內斂,光素無紋,中央飾有高浮雕象首銜環耳。腹弧壁,腹下漸收,下承外撇四方高足。腹壁四周施琢雙勾技法,每面均飾以壓地隱起的獸面紋,獸面呈腹眼「臣目」,眼上眉線向內翻捲,亦是一派複刻的擬古風格。高足外壁陰刻幾何紋,足底口緣則滿飾二方連續雲雷紋。
        乾隆皇帝自稱為「十全老人」,格外注重仿古,以追求「返樸還淳」、「形制古雅」為樂趣。這種仿古的崇尚在琢玉工藝中相當盛行,乾隆選擇古代青銅彝器為藍本,是其對自我功業極度陶醉的表現,因為這些上古禮器象徵著興盛、賢德的帝王時代,以及對宋、明以來,為文人好古思想的認同,因此仿古玉器是乾隆玉雕類別中很重要的一項,藉仿古玉器重現,有「古時無、幸今時有」的誇耀心理。本件方瓶為仿古製玉,從器型審視,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庋藏商代晚期〈司母方壺〉(如圖一)與南越王墓博物館庋藏西漢中期〈變形蟠龍紋鈁〉(如圖二)可作為仿古造型範本,然而在仿古玉器的製作過程中,會受限於玉材的形狀與大小而出現權宜性的增減、更改,因而進一步的帶動了創新,可見乾隆對仿古玉器極為重視。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和闐玉方壺〉(如圖三),壺體呈長方形、長方口及高足與本件同以青銅鈁為造型,又底部中央淺刻豎行「大清乾隆仿古」六字隸書款,即是乾隆仿古器之代表作。
 
圖一 商代晚期〈司  母方壺〉圖二 西漢中期〈變形蟠龍紋鈁〉圖三 清乾隆 〈和闐玉方壺〉
圖一 商代晚期〈司母方壺〉
1976年河南安陽小屯五號墓出土,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庋藏
出處:《中國青銅器全集3-商3》,文物出版社,1997年,頁94-95。
圖二 西漢中期〈變形蟠龍紋鈁〉
1983年廣東廣州象崗出土,南越王墓博物館庋藏
出處:《中國青銅器全集12-秦漢》,文物出版社,1998年,頁53。
圖三 清乾隆 〈和闐玉方壺〉款
圖三 清乾隆 〈和闐玉方壺〉
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中國玉器全集6-清》,河北美術出版社,1993年,頁127。
 
        方瓶造型擬古,其四坡簷蓋以古代宮殿式建築的屋頂為範本,觀本件方瓶之坡簷蓋造型如同紫禁城太和殿殿頂(如圖四),太和殿又稱金鑾殿,為北京故宮三大殿之南面第一座,紫禁城內規模最大的殿宇,屬中國皇宮主殿最尊貴的建築形式。瓶器身頸壁高浮雕象首銜環耳,象首雙目作臣字眼,形塑典雅的紋樣氣息,又腹壁所雕琢之獸面紋又稱饕餮紋,惟商周時期的饕餮紋似有類圖騰的內在規律,與明清時期的獸面紋純然只作美觀裝飾的功能有所不同,也因這層關係,清代的獸面紋往往予人尚古的美感,較沒有猙獰的神秘表徵。今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和闐玉四環耳壺〉(如圖五)為乾隆四十一年標準仿古器物與清〈青玉四耳活環獸面紋出戟壺〉(如圖六),均為無刻款之進貢品,其造型、對稱凸雕四獸首吞耳活環、腹部均減地雕琢相對之獸面紋飾,與本件同為乾隆時期仿古器之作。然本件方瓶造型、象首銜環耳及腹部獸面紋樣於精美之餘又多了一份典雅氣息,略勝一籌,實為精彩,誠然非故宮所及。
 
圖四 太和殿實景
圖四 太和殿實景
太和殿又稱金鑾殿,為北京故宮三大殿之南面第一座,是紫禁城內規模最大的殿宇。觀本件方瓶之坡簷蓋造型如同太和殿殿頂,屬中國皇宮主殿最尊貴的建築形式。
 
        尚古追尋是記憶美化的一種朦朧體現,乾隆對時作玉雕有非常嚴格的講究,在選料、畫樣上都要經過乾隆皇帝審視後才能製作,完成時亦請其觀賞,選出特別精緻喜愛之作傳旨交啟祥宮或如意館刻款,鐫有「大清乾隆仿古」及「乾隆仿古」款兩種,也意外造就複刻裝飾的高度發展,從《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中,可了解清宮在記事錄、刻字作、玉作、木作等完整的記事過程。根據清宮造辦處記載,傳旨交由啟祥宮或如意館刻款四環蓋瓶僅出現四件,其中一件於乾隆55年已磨去二環(如圖七),因此清乾隆有款之〈青白玉四環蓋瓶〉所記載只剩三件,為乾隆45、47及52年(如圖八、九、十),由此檔案所提到的〈青白玉四環蓋瓶〉一件則與本件清乾隆〈白玉獸面紋四象首吞耳活環方瓶〉對照相當吻合,由此推之,本件白玉四方瓶應是三件中之其一。
 
圖五 清乾隆〈和闐玉四環耳壺〉 無款圖六 清〈青玉四耳活環獸面紋出戟壺〉 無款
圖五 清乾隆〈和闐玉四環耳壺〉 無款
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中國玉器全集6-清》,河北美術出版社,1993年,頁119。
圖六 清〈青玉四耳活環獸面紋出戟壺〉 無款
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編10-清》,紫禁城出版社,2011年,頁35。
 
圖七
圖七 乾隆五十五年十月初二日之記載,出處:《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52冊,頁24、25。圖八 乾隆四十五年二月十五日之記載,第44冊,頁34。圖九 乾隆四十七年十月初二日之記載,第45冊,頁664。
   
圖十 乾隆五十二年五月初四日之記載,第50冊,頁179。  
 
        綜觀本件方瓶器壁厚實,白玉之質,沉蘊盎然,泛出淡淡之青白色澤,為乾隆時期白玉特有之玉種,俗稱「鴨蛋青」。全器雕工至為講究,其四坡簷蓋、器身與高足由點形成一直線,以頸肩的拋物線條最為典雅優美,剛柔並濟。尤獸面紋飾雕琢繁簡有致及瓶內外平整細緻光滑的打磨技巧,流露出宮廷「造辦處」製玉的精湛工藝,再加上足底鐫有「大清乾隆仿古」款,因此一望即知是乾隆仿古風潮下摹古創新的宮廷陳設器,也是乾隆仿古最典型之特徵,完整彰顯皇家風格及雍容華貴的王者風範。另本器出處明確可循,為台灣知名清翫雅集藏家及英國收藏家之舊藏,如此集歷史、藝術、身分表徵之珍品,確屬難得可貴,極富收藏價值。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