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十七 / 十八世紀  沉香木雕松鼠葡萄及佛手綬帶鳥紋杯一對

17 十七 / 十八世紀  沉香木雕松鼠葡萄及佛手綬帶鳥紋杯一對

H6.5cm W11cm Wt.186g × 2

 

台北宇珍2012年4月22日宋氏雅集專拍編號155

展品簡述

       對杯以沉香木取材雕成,色澤光亮,包漿沉穩,香氣清幽,內襯銀膽。外壁採以高浮雕、鏤雕、陰刻等技法製成。一杯外壁滿雕松鼠葡萄紋飾,松鼠作攀爬狀,穿梭於藤蔓間嬉戲、覓食,身姿活潑靈動。其藤蔓枝葉盤卷而上,相互遮掩,果實三五成墜,飽滿圓熟,懸掛其中,生動多姿,彰顯蓬勃大氣。葡萄表示五穀不損,以喻豐收、富貴,為具有吉祥寓意的植物紋樣。另葡萄多籽,葡萄成串則寓「多」,鼠在十二時辰中為子,寓意「子」,松鼠葡萄即為「子孫萬代、多子多福、豐衣足食」之意。
 
       另一沉香杯外壁則滿雕佛手樹凹凸嶙峋,滿布果實及花葉相間,其數隻綬帶鳥羽毛紋飾細膩,身微前傾或仰頭回首,爪下皆夾以樹枝花葉,疏密相間,好不熱鬧,雕飾極具強烈立體感。其佛手又名佛手柑,果實鮮黃,形如人手,因「佛」與「福」諧音,又寓意「多福」。「綬」與「壽」諧音,故綬帶鳥為「福壽」的象徵,寓意著「福壽綿綿、幸福長壽。」綬帶在古時還常用來表示官吏的等級,因此綬帶鳥不僅有長壽的寓意,還包含了「富貴榮華」意涵。
 
       全器依沉香木形順勢而雕,巧妙結合沉香木質本身紋理枝節,採以多樣技法,嫺熟有力雕出生動巧妙的畫面,紋飾多樣,疏密對比有致,妙趣天成,別有清幽怡情之態。
 
       沉香被喻為植物中的鑽石,其與身俱來的香氣,淡雅宜人,亦可入藥,質堅硬而重,能沉於水或半沉於水中。因產自南洋,生長不易,沉香的形成也更加艱難。晚明香道盛行,達官顯貴努力搜求此珍稀材質,以製文玩。明、清兩代,宮廷皇室皆崇尚用此木製成各類文房器物,工藝精細,與犀角製作相同。沉香木成材通常需數十年,或達數百年的時間,且多朽木細幹,故用之雕刻大體積之器較為少見。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