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乾隆 白玉獸面紋牡丹鈕四足蓋爐

19 清乾隆 白玉獸面紋牡丹鈕四足蓋爐 乾隆年製

W18.7cm

 

紐約蘇富比 1983年2月25日 編號284
紐約佳士得 2005年3月30日 編號114
台灣清翫雅集藏家舊藏
台北宇珍2012年10月28日安正玉居專拍編號118

展品簡述

       白玉質,色白溫潤,純淨細膩。器仿古香爐,分蓋與爐兩部分,器上以烤皮加色,使玉色富於變化,賦予摹古的氣韻。蓋呈覆碗式,頂部圓雕牡丹紋為鈕,牡丹蕊芯嬌妍、朵瓣翻卷自如、相簇環繞,頗具立體感。蓋面雕琢以勾連雲紋飾組成的四組二方連續仿古獸面紋,加強裝飾效果,亦有端莊肅穆的觀感。爐身為圓盤狀,平唇口,淺腹,下承四方矮式足,底部中央鐫有「乾隆年製」四字雙行隸書款。其爐口緣置有四朵等距的高浮雕牡丹凸鈕,其中兩側牡丹鈕下銜打磨圓潤,拋光細膩之活環。爐身部分飾四組以垂覆式蕉葉紋形成之寬帶,寬帶內滿琢浮雕的獸面紋,極為華麗莊重。
 
       香爐為焚香之器具,用於宮廷,大則表現皇家體度,小則彰顯文人情懷,故而製造出各種花式繁多的焚香器具。而宮中書房之焚香,乃是帝王個人之雅事,乾隆皇帝熟通漢理,精於儒典,乃為品味甚高之一代文雅之帝,屋內焚香亦不可少。乾隆皇帝崇尚古制,御用器物多有仿古製品,仿古玉器於選材、樣式、燒色、製造等方面皆十分注重精緻細膩之感,在造型方面或與原器相似,或略有改變,紋飾方面,有繼承,亦有創新。
 
       本件香爐即為十八世紀仿古風潮下的宮廷陳設器,其造型皆按器譜仿古代名器依樣製作,如欽定四庫全書-西清古鑑、卷二十八,周〈魯士敦〉之形制(如圖一)可作為仿古之複刻原型範本,本器則是依其樣式製作,加以創新後而成。從器型的觀點審視,今藏北京故宮博院院清〈和闐玉牡丹紋四螭耳洗〉(如圖二),與本器同為四耳及四方矮式足造型,與爐身配合,予人穩若泰山、堅如磐石之感;另件清中期〈和闐玉蝠蓮紋獸耳活環洗〉(如圖三),與本器同為雙耳下銜活環及四方矮式足,為仿古形制之基本風格。
 
       另香爐雕飾之精美細膩的牡丹花瓣鈕及牡丹花形四耳,其花團錦簇的繁縟裝飾風格,自是別出心裁的新穎設計。牡丹花體態豔美,雍容華貴,為百花之魁。唐詩中多讚詠牡丹,詩人將牡丹稱之為「國色天香」。宋周敦頤《愛蓮說》中:「牡丹,花富貴者也。」因此牡丹亦稱為「富貴之花」。晚明花藝家張謙德《瓶花譜》中,牡丹和桂花均品級位居三甲之列,乃文人品花之首選,兩者搭配之宜,倩影綽綽。牡丹花紋長期以來被視為富貴吉祥、繁榮興旺的象徵。花事為古代文人雅士重要的怡情活動之一,對各式花材的品評、選擇均有嚴格的標準,清代宮廷諸項工藝品中,凡有花卉題材,均達形神俱佳,追求自然清新的唯美境界,體現出貴族的審美品味。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清〈玉鏤雕牡丹紋花薰〉(如圖四),與本器同為牡丹蓋鈕,造型氣韻清雅脫俗,可作為參考比對。
 
       又香爐蓋面及爐身所雕之獸面紋飾圖騰原盛行於商周,為人類對動物崇拜的遺風,象徵威猛、勇敢,也用以避邪,與明清時期的獸面紋飾純然只作美觀裝飾的功能有所不同,因此本器上獸面圖騰不再有猙獰的神祕表徵,轉而予人尚古的美感。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清乾隆〈青玉獸面紋簋〉(如圖五),與本器蓋面及爐身上飾以獸面紋,紋飾雖略有不同,但同為乾隆時期創新之作,可作為參考比對。
 
       本件香爐以整料玉材雕製而成,器壁厚實,色澤沉蘊盎然,潤色瑩瑩。全器雕工至為講究,無論獸面、牡丹花朵的琢製或爐內平整細緻光滑的打磨技巧,處處透露著宮廷「造辦處」製玉的精湛工藝,為乾隆仿古最為典型之特徵,彰顯乾隆風格及雍容華貴的王者風範。另本器出處明確可循,又為台灣知名清翫雅集藏家之舊藏,如此集歷史、藝術、身分表徵之珍品,確屬難得可貴。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