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Jen Taipei Art & Antique Auction | Private Sales

MENU

藝與美、妙與絕的境界 明清鎏金佛像

有明一代,達有二百七十六年,然而談起金屬工藝似乎令人不易知之。但是,說起著名的萬曆帝(1573-1619)定陵出土文物時,反而易於拉起明代宮廷璀璨至極的金、銀工藝品感受。例如,常從圖錄上見及的金龍紋盒、金嵌玉雲龍紋酒注等,令人馬上直覺當時大明紫禁城皇宮生活的高度水平,以及宮廷金、銀寶玉等金屬工藝的華美境界,其後清人繼之,再加信奉喇嘛教,金屬工藝造像,在康乾的盛世下,達至高峯。事實明代是個工藝極度高超且高度開發的王朝。其工藝各面的技與藝不止於大型土木這類的高大雄偉的磚砌工程。例如,八達嶺外數段極盡高度陡撓且又高低起伏的長城,是目前人類使用磚塊堆砌工程的最高極致作品。還有,像那山海關以及南京留下的明代高大寬廣深矗于水中的城牆實不是今天可易於企及的。再者,小型木作的工藝,即眾所周知的明式傢俱,其貴、其簡,甚而其優、其美,已不待言,就是今天的人體工學觀之,竟是最為適切不過了。這樣的工藝,著實說已不是技與工、奇與巧,而是藝與美、妙與絕的境界了。

明代起盛行鎏金,其背後即是一個王朝的強與富,以及熱與愛的開花結果。自永樂大帝起,經洪熙至宣德,即所謂達有三十三年的永宣時期,就是有明一代開啟各面工藝水準與精緻的金屬工藝盛期。明初太祖雖大力排除元代的喇嘛教,然而幼年住於佛寺,故對佛教另眼關愛。永樂帝時,更有盛之,不僅作有佛、菩薩的讚,還著有神僧傳,由此,即可知之漢傳佛教及其佛教造像在永宣時代的盛期了。然而鎏金者,首在技與藝以及工與料等各面,這一點明代先天條件優勢。原因是,其前元代雖是蒙古人,然而卻是為一虔誠的喇嘛教信奉者,打下北京一地王朝空間信仰宗教的特有氛圍。元代因於國土的廣大,達有亞、歐等之地,然而真正有益於元代造像的,則是因於國土的廣大,納涵了各地域極度優異的人才。當時元代大都滙聚了藏傳的、蒙古的、尼泊爾等高級造像匠師無數,像在佛教工藝上的著名阿尼哥,即來自尼泊爾,進而造就了高度的青銅、鎏金、嵌鑲等造像作品。故至明代時各面此類工藝及技巧自然傳繼。再加,明代在工藝面一向有極度復古傾向。其復古不止於造像表現,本身對其前元、宋、遼的追尋與探索,進而素材面、技藝面皆全面地汲取與開創。故自積極有為的永樂大帝起,明代鎏金造像極度活躍且在材質精煉上,極優且精。
  
事實,明代開啟的造像,因於其前元代百年的喇嘛教澱積,促使當時的漢傳佛像系統已重重地沈澱於民間信仰的方式與其土地中。故明代開啟盛大漢傳佛教造像時,已不免於俗地,且堅實地呈顯出一道道特有的明式民俗品味了。就中吉祥、歡喜、財富、滿願等的無形期願,想必已是各面表現的先行語彙了。
 

Lot101 鎏金銅雙層蓮座觀音像

鎏金銅雙層蓮座觀音像(Lot101),是鋪優異作品。聚寶盆般的蓮華藏海蓮華座,是有明一代特徵。福滿吉祥的大方寬廣顏臉,正是此時民俗欣喜的品味。衣紋及衣褶的線式,倒可見到宋代遺風,然而就是明式的繁富華貴然俐落些感不足。鎏金銅雙層蓮座釋迦牟尼佛像(Lot108),殊異又淨美。整體觀之,稚氣般的顏臉有如東魏童顏造像翻版,頸部三道蠶紋,不用言是唐代餘緒,雄壯簡潔又靜謚,莊嚴的體態,倒是遼代造像雄偉體魄的再現。不過,當三者歷史因緣和合時,就是明代獨有,造就了極顯又明的明式風味標地。鎏金銅觀音(Lot124),高高倚態,比例適中,整體形像體勢,雖有宋代淨秀之美的餘韻,然而卻十足明式品味,尤在簡潔塊面的有機組合與處理,確是罕見的優越頗為成就。
 

Lot108 鎏金銅雙層蓮座釋迦牟尼佛像

TOP